微微

【电影心理罪同人】深渊 1 【孟阳X方木】

就接着前面那篇写好了

1


他听见了海潮轻微的波动的声音,就好像耳边柔软婉转的摇篮曲,可是他又清楚的明白那曲调不属于打小就没见过父母的自己。

而他也不需要这样的温柔,他用自己的头脑自己的心力自己的一切一切构筑起来的小小的玻璃罩子,完全圈住了他,也保护了他。

只要维持现状,一切就安逸如前,只要不伸出手索取多余的东西,世界就不会改变。



方木大清早来到警局的时候大多数人都还没到,他驾轻就熟的给自己泡了杯咖啡,然后悠然的在自己座位坐下来打开了电脑。

在等待开机的一小段时间里方木扭过身身子看向前方不远熟悉的邰伟的位子,整齐的一尘不染的电脑桌上文件夹都摆的一丝不苟,连软椅都规规矩矩的扣在里面,尤其难得的情景。

他翘起嘴角笑了笑像只狡猾的猫,很快便站起身走了过去。

“邰队,没想到你来的比我还早。”

刚从正门进来的邰伟局促的顿了顿步子,哪怕是对方已经假装从前门绕回来的模样似乎也瞒不住面前这个正笑的得意的年轻天才。

“没你早啊,实习生。”邰伟回避过方木的目光,径直绕过他。

他撇撇嘴,不满的嘟囔了一声,“单身汉就是麻烦诶。”

但邰伟却像是什么也没听见一样默默的拿起了架子上的书册,心不在焉的翻动起来。

“是遇到什么麻烦的新案子了吗,这么不吭声可不像是你的性子啊。”方木似笑非笑的把头拄在邰伟的桌边,歪头间大眼睛微眨,看上去十分天真。

不过对方可不吃他这一套,反而抬手把方木往一边推了推,维持着严肃的神情开口道:“你的毕业论文完成了吗,还不赶快回乔教授那去。”

方木切了一声,顿觉有些无趣。


距离吸血鬼案子完全终结已经过去快两个月了,幻海市风平浪静,就好像那一场台风也带走了所有的罪恶喧嚣。

邰伟靠在敞着车门的座椅里,呆呆的望着广场上那些嬉戏的孩童。

天空明澈而蔚蓝,连阳光都难得的充裕而满足。但这本该对于自己是悠闲平静的下午的时光,却被昨晚的那封电子邮件破坏了。

不知不觉紧锁的眉头还来得及张开,一只白皙的手攥着的冰激凌就递到了邰伟面前。

方木笑嘻嘻的看着邰伟,剔透的淡光萦绕着青年清秀的轮廓,细致到他脸颊的每一丝肌理都触手可及。

邰伟蓦是移过了目光,但却碍不住情面还是接下了硬塞到自己手里的冰激凌。

“你喜欢这里?”方木挨坐在邰伟身旁,凝视着前方,他的目光被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女孩手里攥着的红色气球所吸引。

邰伟没答话,不过单从男人平日紧绷着的凶神恶煞的神情过渡到此时的平静比较,对方自然很是惬意享受的。

方木低头猛吸了口手里的果汁饮料,再向后把头深深的仰了过去。

“方木……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你画不出我。”

“嗯。”

“那现在呢?”

邰伟陡然按住他的一边手腕,欺身过去。

他愣了愣,咬着唇盯着对方看了半天才忽然笑了起来。

“不能。”方木干脆的摆了摆手,挣脱了对方直起身来。

邰伟皱着眉头,像是在努力思索什么,“其实……”

“你有心事,还是难以启齿的事情,不是有关办案的工作而是私人的感情无法接受的事情。”他剖析的直白,果不其然使得面前的邰伟吃惊了一刹,不过沉默半晌又攥着拳头朝他比划过来。

方木下意识的一躲却没躲开,男人厚重宽大的掌心快到他脸颊面前时换了个方位,左撇子依旧是那样灵敏。

他怔了几分,望着邰伟抚过自己发梢的手一时说不出其他言语。

“好了,休息时间过了,我得回警局了。”

邰伟临走前车子的发动声刺耳的响彻方木耳畔,他站在原位审视着车窗内对方脸上每一丝细微的表情的变化,在心中继续缓慢的勾勒开每一笔应有的线条。

可是为什么依旧画不清楚。

方木无奈的松开一直紧合的手心,不甘的转过身去。


是夜,邰伟确认办公室内已经没有其他人在的一刻飞快的打开了电脑,他在确认那份旧档案标题的文档前犹豫了些许,还是点开了它。

马凯、林海、孟阳,每一个人档案上密密麻麻的笔迹重复着映于眼前,那是邰伟和方木在几个月前翻阅了无数遍的东西,现在回头再看,应该没有任何的多余信息再能发现,可是邰伟还不罢休,男人紧紧盯着上面一行行的记录,一个字一个字的揣摩分析。

“你看这些做什么?”

身后方木的声音突然不期而至,惊得邰伟一个激灵,回身的刹那方木已经凑了过来,好奇的按住男人握着鼠标的手背。

“方木!你怎么?!”

对比邰伟的一时惊慌他却是有些冷冷的扫过电脑屏幕上那些材料,“案子都结了,犯人尸体都火化了,还有什么没解决的吗?”

“……没有了。”邰伟一把按了电脑的关机键,长嘘一口气。

“我猜……你肯定是又看到了什么新的东西,或者说,你收到了什么新奇的资料?”

方木不依不饶的揽住邰伟,眸心闪烁着探究的热灼。

“你别瞎猜了,我就是睡不着,想再补个报告,就顺便把那些资料翻出来,我……”邰伟话音未落身旁的青年却灵活的一把从他外套口袋里掏走了手机。

邰伟这下却是有些火大的焦躁,立马冲上前去去抢,但方木也不甘示弱,两个人推推搡搡间方木的力气对比邰伟还是小得可怜,最后被男人那么狠狠拽着一甩不由趔趄着摔倒在地,手机也顺势飞丢出来在地上划开几分距离。

紧张的空气又急剧的降了温,已然蹲下来的邰伟垂下头,目光摇摆不定,两个人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就这样静默开。

“你收到的东西,是关于我的。”

方木漠然的声音突然响起,邰伟深呼吸着不由默认了几许。



令人羞耻的,无法理解的,暴露而yin乱的情景。

邰伟最终虽然给他按了手机里视频的开始,但没过太久便停止了一切。

画面从那间熟悉的咖啡馆开始,开始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影像,但十几秒后画面一变,这个场景是方木无比熟悉的——那是他的家,在那间窄小的卧室里窗帘被完全拉上,他被白西装的孟阳压在地板上浑身衣衫散乱眸色浑噩。

“好了……”邰伟匆匆忙忙的关闭了视频,甚至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

“说不定是谁的恶作剧,我一定会查出来源的,方木。”

等了半天邰伟见着方木始终没有回答,不禁担忧的望向他。

他依旧坐在地上,办公室内空调的凉气还没散尽,却是比之那一天他触摸到的地面还要凉一些。

本来就不是梦的真实,哪怕身体上的淤青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消失,被侵犯的xingshi里达到的gaochao的余韵还会随着午夜的噩梦一同席卷身体深处。

“不对……”方木嗫嚅着嘴唇,他的声音低沉,却有些恍惚。

邰伟忍不住一把抓住他的肩,急切的吼道:“都结束了,那些犯人……早都死光了!”

不对,到底哪里不对。

方木闭上眼睛,往昔的情景一幕幕无比清晰的闪过,他本能的追踪着那些细微的痕迹,或者说,百密一疏的缺陷。

蝙蝠岛上陷入癫狂的孟阳的面孔突然像冲破了荆棘的黑雾,紧贴住了方木的脸。


“他不是。”


咖啡馆内端坐着的衣冠楚楚的男人晃动着玻璃杯中的清水,修长干净的手指像锐器一般敏健。

孟阳脸上从容静谧,墨色的眸中充满了欣喜悲悯狂热,他注视着他,他们彼此吸引着对方。


方木低头伸手轻轻从自己的脚踝游弋上去,邰伟看着他不知所以的动作不由一阵困惑。

“孟阳没有死。”

“你说什么?”邰伟警醒过来,反斥道,“那不可能,方木,你是不是受刺激过头了。”

他仰起头,无比认真的看向邰伟,“孟阳他还活着,给你发视频的,一定是他。”

“你别胡说八道了!”邰伟怒气勃发,伸手紧紧抓住了方木的下巴,“蝙蝠岛上你我亲眼都看到了!后来的尸检DNA也没有差别,他就是孟阳,他已经死了!”

方木猛地甩开了对方的手,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我在咖啡馆见到的那个人,不是岛上的孟阳,他用虚假的木偶,欺骗了我还有你。”

“……你说什么?”

方木转过身去,眸心却闪烁开恨意的寒光。

“等等你说清楚,方木!”

再度打开邰伟按在他肩上的手,方木摔门而出。


这是一场多么可笑的欺骗。

他边走边恨恨的想,因为方木不允许,自己的复仇变成那个人眼中的笑话。

深黑的夜色里,路灯的光芒在他头顶盘旋,细小的虫豸正围绕着那唯一的光源依恋的汲取。

方木停下步伐,他的嘴角泛开一丝讽刺的冷笑。


走进公寓大门的时候他再次按掉了邰伟给自己打的一通通电话,已经过了凌晨时间,就连门口值勤的小区保安隔着玻璃也在微微拄头打着瞌睡。

方木此时才觉得有些疲惫的意味,他脚步缓慢的踏进了电梯。

电梯关门的一刹那另一个人的手挡在了门中央。

方木瞥过去的时候一个比他略高的男人便走了进来,出于习惯他还是把对方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男人戴着黑色的鸭舌帽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英俊而轮廓分明的侧脸映入他视野半端。

盯着对方看见那人按了顶层的按钮,方木才悻悻的别过目光。

或许是新搬来的住户,他想,面容看起来十分陌生,衣着却是很有品位的棕黄色绣着各色蝴蝶的马甲外套。

瘦削颀高的男人站在方木身前不远背对着他,沉凝的目光一直看着升降的红色按钮的光点的跳跃。

方木先出了电梯,他回头再度看了一眼,电梯门缓缓合上之后才是松了一口气。


回到家后的他终于放松着瘫软在床边,他一边掏出手机一边目光迷蒙的看向落地窗外城市的斑斓夜景。

邰伟的电话又打来了,这次方木还是按了接听。

半晌他听见的对方声音却是刻意放轻了几许,

“喂……到家了么,方木?”

“嗯。”

电话那端邰伟刻意的呼吸声还是有些不自然的紧迫。

“我累了。”方木轻声说道。

“好……你先休息,明天我们再说好了。”

邰伟的声音停滞了几分安静的尴尬,不过方木似乎并不是很在意,他望着茫茫夜色也像一尊雕像般静止着。

“方木。”警局内的邰伟靠着大门边缘,男人另一手握着快燃尽的香烟,闪烁的火星明暗错落,映得邰伟的眸心深邃如墨。

“没事的,就算是亡灵……我都会把他揪出来抓住他!”

方木轻笑开。



男人的脚步声沉重而有力的回荡在通往楼顶天台的铁制楼梯间。

夜风冰凉的扑面袭来,那人终究是抬起了头,他整了整衣领一步步的缓然走到了天台的边际石阶。

男人站得很稳,黑夜里的幻海市整个的风景似乎都凝聚在他的视野范围,那是一幅光鲜而丑恶的景色。

“孟阳”抬起手来,凝视着自己手心在这些零落的光影里的暗线,断裂到半截的生命线继续延续了下去,不管是所谓的重生还是新的启始都不算重要了。

他见着了方木,见着了日思夜想的天才,属于他的猎物他的美味佳肴,这一次会牢牢的拆骨入腹。

他们将永远无法分开,任何人也无法阻挠。

-待续-

评论(23)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