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

【毕深】野有蔓草 2

现代娱乐圈AU,金主伪包养真先婚后爱

注意OOC OOC OOC



2

 

陈深是被鸟鸣声唤醒的。

不知道什么鸟,叫声却是莫名的让人熟悉,他悠悠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里。

空气里是桂花的清甜香味。

愣了一下神,陈深才想起昨晚他是留宿在毕宅的。

他坐起身来,手指下意识抚摸过自己的嘴唇,那里干燥而温暖,可是梦里那黏着浓浓情欲的的触感仿佛还残留着。陈深摇了摇头似乎想要将脑子里想到的那个人摇出去,接着就看到床边已经放着了那个人为他准备的衣物。

质地软糯的白衬衣与牛仔裤一看便是好货,虽然款式颜色并不是陈深一贯的着装风格,尺寸却是完全适合。

 

走下楼梯,迎面竹帘下落地窗外深秋的天空澄净无云,庭院里种着桂花和枫叶,大片的苍绿橙红映入眼帘,令人心旷神怡。

陈深时常吐槽毕忠良是个旧派的老男人,审美风格都仿佛是上个世纪的,然而此时毕宅的院子着实让求学国外几年的陈深觉得赏心悦目。

毕忠良正穿着舒适的中式长衫,坐在黄花梨桌子前用薄胎白瓷碗喝自家小厨房做的石磨豆浆。看到陈深走下来,他微微眯起了眼睛,目光在青年的身上停留了片刻方才开口道,

“牛奶还是果汁?”

陈深大大的猫儿眼落在毕忠良手边的白瓷碗上,皱了皱鼻子。“老毕,我都快二十四了,正正经经过了饮酒法定年龄了。”他边说边在毕忠良的身侧坐下。

“哦?那牛奶还是豆浆?”

“就你喝的豆浆,多加点糖!”

说罢,两人不由都笑了。

毕忠良的目光一直若有若无的落在陈深毛茸茸的黄毛脑袋上,一直看到他碗里的豆浆快见底,陈深抬起头,抿唇也大刺刺的看向毕忠良。

“老毕,看够了吗?”

毕忠良笑笑,淡然道:“小赤佬,你忘了当初你留学走得那么匆忙,多余的话都不跟哥哥我讲,我可是一点都放心不下你。”

“可我后来不是跟你道歉了吗。”陈深抬眼的样子十分无辜,毕忠良也是拿他没有办法。

“行,算你有良心,那现在学成归来,以后打算做点什么啊?”

陈深向后靠紧了软椅椅背,伸了伸懒腰。

“你说我爸送我出去念什么不好,念英国文学!毕业一个班一半教书一半嫁人……”陈深想到什么皱了皱鼻子,“反正我不想教书,好像只有嫁人了。”

毕忠良忍不住的轻笑几分,陈家一个文学教授一个历史学教授,长子学了考古,于是一直希望陈深念国文,然而陈深自小对国文没兴趣,于是送出去念了英国文学,看样子陈小少爷仍旧是没兴趣。”

“那有没有兴趣跟我?”

“跟你?”陈深歪过头去,兴致盎然的眨眨眼。

他想起来打小听到的某个关于陈家和毕家的趣事,母亲还怀着自己的时候,酒桌上戏谑年幼的毕忠良要不要这个媳妇,后来说来说去毕家甚至连订婚的金饰都打好了,可惜生出来还是个小子。

只不过毕忠良接下来的话语郑重了口气,和自己想象的暧昧完全没帖上边。

“来我公司给哥哥帮忙,帮我给那些项目本子质量把把关。”

毕忠良的措辞显然是深思熟虑过的,陈深愣了下却还是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

“当年文学系的有名才子毕忠良需要我这个半吊子来把关?连个工作都要老毕你来照应,是不是要我一辈子都栽你身上啊。”

陈深不安分的在椅子里晃动身体,白皙手指划过瓷碗上精细的花纹。

毕忠良哑然失笑,“做哥哥的照顾弟弟天经地义。”

“打住打住!”陈深扁了扁嘴,巴掌脸再次笑眯眯的扬起,“老毕你说话不像我哥,倒有点像……”

陈深话到半截就咽了回去,他掩饰的扭过头去,正巧看到毕家的刘妈牵着一只棕黄的中华田园犬向花园那边走过去。

“啊,阿四!”

陈深开心的跟个三岁小朋友一样迎过去,刘妈自然放开狗绳,撒欢着的阿四扑到久别重逢的小主人怀里,一人一狗都乐得够呛。

毕忠良依旧坐在原位,手指习惯的敲着桌沿,男人脸上的神情微动,看向陈深的目光一时幽深。

 

 

接下来的几天毕忠良也是一如既往的十分关心陈深,尤其他接到陈文海夫妇要出国忙一个考古项目挖掘的消息后,因为陈家父母早已回老家生活,B市就只剩了陈深一人,毕忠良便籍着兄长的理由一直劝说陈深到他身边。

 

“毕总最近很忙吗?”

在刘二宝上次传达的告诫之后金牌经纪人姜凯到底是安分了几天,只不过他在片场有时瞧着莫清这个所谓大明星的冷脸还是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比如现在这都快晚上十点了,曹导演还带着剧组一干人等废寝忘食的拍戏,姜凯这边在保姆车里坐着也是昏昏欲睡异常烦躁。

和姜凯通电话的正是他在SS的线人之一姓钱,是个十分爱财的小秘书。

“是啊,我们老板把业内那些饭局啊聚会什么都推了,他也不加班,鬼知道这天天早早回去是……”钱秘书话间蓦是一顿,突然想到某些事情,不由压低声音继续道:“我猜可能有新人了吧。”

姜凯一听,自然心头不爽,不过他开口间却并没将那种情绪直白,反而更为谄媚的说:“其实我最近又看中一个特别优秀的新苗子,正打算把他签了好好营销呢,麻烦钱秘书帮我跟刘哥提一嘴呗,照片资料什么的我晚一点给你发过去。”

“行,没问题。”钱秘书一口答应,想到又可能进账的一笔小财眼睛笑得都挤在了一起。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随口对着姜凯说,“哎,小姜,我听说之前你送去李总那里的一个新人好像出了事?你可别送这种麻烦的人过来。”

姜凯心里咯噔一声,声音却还是装作无事,“您又听什么小道狗仔说的,都是乱编的,哪里有什么事。”

放下手机姜凯便看到莫清披着羽绒服一脸沉郁的走上保姆车,他也懒得对对方说些别的,不过心里依旧很不痛快。

一个月前把莫清送到毕忠良的床上是姜凯搭的线,不过那时毕忠良也说得清楚,无条件配合曺导如果出什么岔子不保证不换人。

“你给毕总打过电话了吗?”姜凯忍不住的问道。

已经坐下来的人目光都是懒洋洋的,惹得姜凯几乎想破口大骂,“你到底打没打啊!”

莫清人如其名,哪怕陪睡了依旧清高自持,但是姜凯最烦的还是莫清心思太细,并不算自己能掌控好的人。

不好掌握就容易出乱子,比如那个……

“打了,没接。”莫清淡淡的回道。

姜凯一句废物脱口而出,而后者似乎也习惯了只是闭目养神不再出声。

 

刘二宝关了车灯停在这处偏僻安静的小区楼下等毕忠良快一个小时了,毕竟在毕家和SS呆了快三年了,刘二宝还是很清楚毕忠良的癖好,至少,他现在很明白这个陈家的小儿子在毕忠良心里的绝对分量了。

要是SS的人知道他们的老板这些日子都早早下班不回家也不去应酬而是千方百计的和自己“弟弟”粘在一起肯定要惊掉下巴了。

 

虽然当事人毕忠良对这样安逸的时间十分享受,

陈深的新家离市区很远地点一般,但对于陈深个人而言是很满意的,公寓清静宽敞,一个人住绰绰有余。

一个人住,吃的也简单,本来说好了回来要单独请毕忠良吃饭的却一直拖到现在,没想到今晚男人不请自来,陈深没什么准备,戴着眼镜在电脑前不知道忙啥呢,看见毕忠良来了,刚想出去买点什么却被毕忠良拎着后颈拽了回来。

“不用那么麻烦了。”

毕忠良脱下大衣在厨房转了一圈,刚好瞥到陈深准备拿来当晚餐的速冻馄钝。他便指了指说:“你吃什么给我带一份就够了。”

陈深有些腹诽,好歹是腰缠万贯的上市公司老板,哪有来自己兄弟家蹭饭还只蹭速冻馄饨的。

不过他还是乖乖地又拆了一包,还主动调了红油,等到自制版红油抄手端上来的时候毕忠良也不客气,挽了挽袖子开动吃得慢条斯理又赞不绝口。

“还是馄饨最好吃。”毕忠良感叹了一声,微笑的看着对方,七年前那些遥远的回忆模糊泫然,不期然的被毕忠良这样郑重的感叹带回到彼此眼前。

“新工作还是没着落?”

毕忠良看着陈深忽然问道。

陈深摇摇头,似乎不怎么在意。

“来我身边,不好吗?”毕忠良起身间已经走到陈深背后,他甚至能感到男人的呼吸轻柔的拂过耳后。

“这么多天还没考虑好?”

“去老毕你那也不是不可以。”陈深转头笑盈盈的抬手,“老毕,说不定我也能演戏呢。”陈深的话听不出是玩笑还是其他,毕忠良却是眉梢一挑,低沉开口,“那种事不适合你。”

“怎么,不试试再下判断?我当年可是……”

陈深仰头这下倒有些不依不饶的,毕忠良不由拍了拍他,安抚的又道:“要是拉你进那圈子文海不得杀了我。”

“好,你们都是我哥,你们说的算。”

陈深像是不甘心的气鼓鼓的瞪了眼毕忠良。

“别生气了,你先过来帮我打理公司事务,其他慢慢来还不行吗?”毕忠良无奈的妥协道,陈深这次眼珠一转,却是点了点头。

“说定了。”

两人心思不同,但恰是达成了一致,毕忠良虽然明白陈深或许有自己的小算盘,但人只要在自己掌控下也就不介意他能飞多远了。

 

新一周的开始,陈深前晚就收到毕忠良电话要他周一就去SS报到,他兴致勃勃的清早出门,一眼就看到了停在小区门口的毕忠良的劳斯莱斯,等他上了车才发现车上只有刘二宝一人,说是毕忠良昨晚就飞去了H市,刘二宝先带陈深去SS熟悉一下环境。

一路上他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毕竟说好了自己要当毕忠良的小助理,不应该跟在身边形影不离吗?

而且如果自己只是个挂名的助理,想要查的事就困难了。想到这里他不由心下一沉。

SS传媒公司的大厦在市中心修建的十分豪华显眼,陈深跟着刘二宝进了大门后见到的无论是前台还是路过的职员都很恭敬有礼。但偶尔有人的目光扫过陈深的脸,却是又小心的避开,不是畏惧更像忌惮。

陈深心下疑惑,毕竟自己长这么大没人怀疑过他不算帅哥,怎么到了SS却变得像洪水猛兽似的惹人嫌了?

一直到刘二宝把他送进毕忠良办公的大套间,陈深欲言又止,刘二宝转过身,单独面对他则是换上和外面那些人完全不同的一副谦卑的神情低头说道:“毕总都交代过了,您在他这里办公就好,需要的东西都在您的新办公桌上,如果少了什么马上叫我我去帮您置备,还有什么别的需要,我都可以帮您去做。”

陈深歪头沉思,他几乎是觉得自己不是来当助理,而是当SS的少爷的了。

“老……毕总还说什么了?有交代我要完成的工作吗?”陈深努了努嘴,意有所指的瞥了眼自己的办公桌。

刘二宝面色如旧的说道:“随便您做什么都行,毕总的办公桌和电脑您也可以打开使用,对了,午餐您想吃什么,是想去酒店还是我给您打包回来?晚餐您可以回毕总家吃,他说晚一点就回来了。”

“就这些?”陈深摊了摊手有些无奈。

刘二宝笑着点头。

陈深叹了口气,既然毕忠良都安排的这么细致,自己总不能拿他手下人质问发作吧,不仅没一丁点用处还惹人话柄。

“我知道了,谢谢。”陈深浅笑几许,他回头踱步靠在桌边,抽侧影轮廓依稀笼过一层室内的淡光,安静认真的神情显得整个人越发清凛秀逸。

刘二宝毕竟也算是跟了毕忠良有年头的管家,也见过不少娱乐圈内圈外的大小美人,男男女女各色各异,而陈深的容貌丝毫不逊色那些人,但周身那种特别的气质却算独一份。

所以被毕忠良另眼看待也是说的过去的一件事了,刘二宝心中开始虽然还有些疑惑,但刚才看陈深的那一刹那却似乎有了感悟。

细心的关好门刘二宝一出来却看到一细高挑的美女正和一个戴眼镜的男子朝这边打量,而见着刘二宝对方马上又收回了目光端端正正的回身拿起咖啡装作和身边人继续攀谈。

“柳美娜,不用看了,今天毕总没在,有什么文件等明天再处理吧。”刘二宝严肃的提醒了女子一句后,对方才是妩媚的掩嘴笑开。

“我知道我知道,没事,就是……那个帅哥是新人?”

刘二宝不客气的瞥了柳美娜一眼,对方适时的垂下眼帘抿了口咖啡。

“他是毕总新安排的贴身助理,不要提些有的没的。”

“知道了。”

等到刘二宝转身走远身边的钱秘书才是拽了拽女子,小眼睛精光烁烁小声说:“我猜对了吧,什么大明星还是十八线新人都是扯淡,那种货色才不配直接到毕总办公室报到还跟着个毕恭毕敬的刘二宝当仆人,要我看啊,这人肯定和毕总关系不一般。”

柳美娜咬咬手指,有些艳羡的又扫了眼那边。

-待续-

评论(23)

热度(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