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

【毕深】野有蔓草 3

现代娱乐圈AU,金主伪包养真先婚后爱

注意OOC OOC OOC


3


陈深正在一张张翻开手机里的旧照片,离得近的时间段都是他在国外的学习生活,平淡又逍遥,实则枯燥又无奈。

不知不觉他翻到了最上面的一张照片,是五年前他参加某电视台选秀时入选最终决赛的一张上场照。

本以为全部都删掉的那段十八岁时年少轻狂的回忆,现在独独留下这一张。

陈深抬起头来,正午的阳光透过高大的落地玻璃窗透进来,SS大楼下的一排银杏树的黄叶积了一地,汇成一道明亮柔黄的秋日风景,

接着,他关上了相册,手指滑向手机邮箱的收藏夹,将一个发信人标注为“宰相”的人的附件点了开来。

此时陈深的脸上,没有一点笑容。


到了傍晚刘二宝便礼貌的来敲门了,陈深收拾好东西推门而出,却差点撞到了一个捧着个装了一堆杂物的大纸箱的青年。

“哎哟!”

刘二宝脸色不善,“扁头你小心点啊。”

“没事没事。”陈深替对方捡起散乱的东西,戴着黑框眼镜的青年忙是双手合十,战战兢兢的跟陈深道歉。

“你叫扁头?”陈深觉得这个绰号有点好笑,但看对方和自己的年纪差不多,应该也是SS新晋的小职员不由有些亲切。

扁头摸了摸自己的头,不好意思的盯着陈深又看了看才慢吞吞的开口道:“你就是陈……”

刘二宝拍了拍对方的肩,“没错,之前跟你说的人就是他,毕总特别要求过的。”

“哦……”扁头咧嘴一笑,朝陈深伸出了手。

“扁头是特别调来给您打下手的。”刘二宝转向陈深时依旧恭敬如另外一个人,扁头在一旁看着不禁憋笑。

陈深突然有点头疼,他扭头的时候刚好看到一个长发美女从一旁的会议室出来,不由忙指了指那边,“我说,毕总要给我弄个助理起码也要那样的小姐姐啊。”

不远的柳美娜当然偷偷关注着这边,又听到陈深提到自己,逮到机会马上健步如飞的走了过来。

陈深笑了笑,“你好,我叫陈深。

“我知道,你是毕总的人。”

刘二宝在旁突如其来的咳嗽了一声,柳美娜才讪讪的垂了头拿文件挡住了自己的嘴。

陈深不以为然的挑眉,“小助理,还是新人,以后要请美女姐姐多多关照哦。”

柳美娜笑着又把陈深打量了一番,才是说道:“我叫柳美娜,陈助理才是可爱。”

虽然用可爱这个词形容一个大男人显得略为唐突,但柳美娜也是习惯了嘴里跑火车,而且也因为陈深这个人看上去就十分好说话的柔和。

只是一旁的刘二宝倒有点听不过去了,但他又不敢催促陈深,站立的姿势一时有些僵硬。

陈深斜睨了一眼身旁的人,却还是故意的凑到柳美娜耳边小声说:“娜姐,下次我请你吃饭我们再好好聊吧。”

柳美娜的脸颊泛开一丝红晕,自然点头。


扁头早就把一堆杂物一股脑堆在和毕总办公室正门对着的办公桌上了,等到陈深和柳美娜的眉来眼去终于结束刘二宝黑着脸跟陈深下了楼他才一阵小跑,追到柳美娜的办公间那边。

“美娜,你和我们毕总的小新人都说什么了啊,看把刘二宝气的。”扁头倚着门框,有些幸灾乐祸。

“哎,这个新人可真不一般呢。”

柳美娜拿出化妆镜又照了照自己,叹气道。

“怎么说?”

“扁头你是真傻。”柳美娜敲敲桌子,示意扁头靠近过来,才是压低声音说,“以后你跟着人家做事可得小心点,不然小情人吹点枕边风你可就完了。”

扁头故作骇然的举起了双手,两个人不由笑开,一时心知肚明。


夜凉如水,陈深推辞了刘二宝要他回毕家别墅吃饭的邀请,半路还是折回自己家,毕忠良刚给他打过电话说H市那边的公事没忙完要推迟两天回来,陈深放下手机看着窗外朦朦夜色心下不禁有些冷清。

独自在国外求学的时候都没有此时这样莫名的感觉,陈深只能把一切归咎于毕忠良的错。

今天他还是大致翻了下毕忠良电脑的文件夹,并没有丝毫要查的事情的线索。

一想到明天自己还要百无聊赖的窝在男人的办公室装模作样的打发时间,他就觉得有点后悔,当初干嘛信了男人的邪做什么助理,明明还有另一条路让自己选择的。

想到这里陈深又翻阅了下手机的通讯录,看着那个随便标注了唐经纪字眼的人,他犹豫了下还是按灭了屏幕。



“毕总,门口有狗仔跟拍,您看是要……”

奢华的商务车停在了H市中心的国际酒店门口片刻,保镖替毕忠良拉开车门的时候小声提醒道。

毕忠良勾起嘴角似笑非笑的摆了摆手,“无所谓,不过和朋友吃顿饭而已。”

他径直朝前走,灰色大衣半批在肩上,身姿挺立高颀,神情有些从容不迫的温文和冷冽交织,人群中十分惹眼。

不远处隶属于光岸网站的几个狗仔忙不迭的一直在按着快门,一旁坐在车里的撰稿人也在绞尽脑汁的想着这条新闻怎么起个标题才有耸动性。

“像,还真像。”偷拍的人看着镜头里冷峻的男人,不由感叹着。

“像谁啊?”

被问到的人白了对方一眼,“SS的毕忠良,不觉得和谢影帝有点相像吗?”

狗仔们窃窃私语着,讨论了半天其中一人还是忍不住的回头问道。

“海哥,你说SS是真要投资刘导的新作电视剧?那位毕总是人傻钱多还是怎么的,这种没名气的原创剧本能招来大咖?”

被称呼海哥的人从手边的笔记本电脑抬起头来,不屑的说:“你懂什么,内部人说了这部男主早定了……”

“谢晗?!”

拿着相机的人吃惊的看着酒店门口从法拉利上下车的带着鸭舌帽的男子,对方连口罩都没戴,一身黑衣便装,不是最近娱乐圈风头正劲的金象影帝谢晗又是谁?

身边狗仔雀跃又兴奋的声音乍起,不过那位海哥倒是很平静,业内早就说了这部新剧SS有意拉影帝加盟,既然今天看到了人,那看来签约也是十有八九的事了。


谢晗走进包间的时候服务生刚送来温好的黄酒,毕忠良给自己倒了一小杯后,便扭头对着新剧的刘导演说了声你随意。

两人见到谢晗不声不响的推门而入,除了导演有些诚惶诚恐的起身,毕忠良就瞥了一眼后就继续喝着自己的酒了。

谢晗笑了笑和刘导演寒暄了几句后就默不作声,他不吃菜不喝酒反而一直盯着毕忠良的方向,刘导发觉了不禁还有些头疼,上次简单口头定下这剧的时候谢晗就看起来对这位SS传媒的总裁不是很感冒,今天几人商议着私下正式见一次敲定剧本,谢晗依旧如此。

刘导演把大改过的新剧本小心翼翼的递给了谢晗,一面偷偷看着影帝的脸色,一面又不得不注意着毕忠良的动静。

谢晗只是大致扫了眼,看上去还是兴趣缺缺的把剧本合上,端臂朝向毕忠良忽然问道:“女主还是你决定吗?”

“当然。”毕忠良习惯的晃动酒杯,眼眸专注。

“那不行。”谢晗斩钉截铁的回道,一旁的刘导演面容顿时有些尴尬。

“你有人选吗?”

毕忠良面色温和,似乎一点也不介意谢晗挑剔的口气。

“目前没有,不过呢,这么重要的和我搭戏的女主可不能那么随意,你说是吧,刘导。”

看到谢晗又笑眯眯的回头朝自己打量,刘导演立时点头。

“这样吧,过两天回B市我们一起挑下女主,你来监督,可以吧?”毕忠良正色道。

谢晗挑了挑眉,这次没有反驳。

只不过临走前他还是故意的凑到了毕忠良的座位旁,附耳小声说道:“我可真的不想要你睡过的人来和我拍戏了,表哥。”

毕忠良嗤笑一声,不置可否。


陈深在SS呆的几天十分安稳,不过他也没闲着,不仅对毕忠良上上下下的职员了解了一遍,更是把SS新晋关注或打算投资的影视综艺项目也做了详细的列表,好坏优劣都分析列举了理由,做好了几份详尽的PPT。

毕忠良回来的那天如陈深所料,又是清早就把车子停在了他家楼下,他没办法推辞,打着呵欠只能上了男人的车。

“昨晚没睡好?”

注意到陈深有些无精打采,毕忠良便体贴的拽住他的手腕,在后座上让他靠住自己的肩。

“没事,就是跟我哥视频通话久了点。”陈深闭着眼睛小声说。

毕忠良抬手如同顺小动物软毛一样轻轻划过他额前几绺发丝,目光深邃而柔软。


轿车进入SS大门后缓缓的停了下来,毕忠良侧眸望去,顿时有些不快的冷了脸色。

姜凯带了一个样貌清秀的年轻男生已经等在门口很久了,终于看到了毕忠良的车子忙是热枕的高声叫了声毕总。

隔着车窗,姜凯已经气喘吁吁的小跑过来。

“刘秘书早啊,毕总回来了啊,毕总,我今天是……”

“有什么事不知道电话提前预约吗?”

刘二宝不耐烦的下了车,一面替毕忠良打开车门。

“抱歉,但是之前不是和毕总说过了吗,正好今天我带小顾过来,毕总可以审查下。”

姜凯满脸勉强的堆笑,他拽着自己新签的叫顾嘉悦的新人也是知趣的紧随其后。

毕忠良下车刚站定,忽然想到什么,回头又望向车里,姜凯和顾嘉悦也不约而同的朝轿车里看去,自然一眼便望到了还在整理衣服的陈深。

他刚才闭眼小憩了一会,大衣堆在背后压了些褶皱,想着这样下车有些不好,陈深便自顾自的顺了顺领口。

陈深垂着头,细长眼角还有些惺忪的微红,看上去尤其惹人怜爱。

只不过在他刚想下车前毕忠良却是不客气的重新关好了车门。

“有什么事回我办公室再说吧。”毕忠良转身间低沉的声音打断了看客的浮想联翩。

刘二宝也心领神会拦到姜凯身前,只有陈深还若无其事的坐在车里,大眼睛无辜的扫了眼车窗外后就别过了目光。


等到陈深一个人悠闲的坐电梯上楼后,扁头眼尖笑呵呵的便迎了上来。

“深哥,早啊。”

他瞥了眼毕忠良办公室的门,眨眼问道:“他们在里面?”

“诶?啊……对。”扁头想了半天才是重重点头。

陈深耸了耸肩,却拐了个弯径直走到扁头的位置一屁股坐了下来。

“深哥?你这是……不进去吗?”

他看着扁头还摸不着头脑的傻乎乎的模样,笑着抽出对方抽屉里的钢笔。

“我进去干嘛,给人当电灯泡吗?”

陈深转了转钢笔一副乐得轻松的模样,他又不是三岁小孩,尤其刚才离开前那个叫顾嘉悦的小明星看自己的明晃晃的眼神,嫉妒掺杂着羡慕。

“哎,人心难测啊。”

陈深下意识的感叹了一句,完全不在意扁头站在那还是有些云里雾里的迷茫。

不过没等他感叹太久,刘二宝就把姜凯和他的新人一并送了出来,冷冰冰的没有好脸色。

但是回头看到陈深的时候刘二宝神情一紧,却是微微垂下头,“毕总说让您赶紧回办公室。”

还差一句不许乱跑,必须留在自己身边。

陈深几乎能想象毕忠良这种口气,但他笑了笑还是没挪动地方。

“我先不进去了。”陈深昂起头,淡然的解释说,“一会儿说不定还有其他人过来和毕总谈公务,唔……算了,我就坐这个位置也不错。”

他边说拍了拍扁头的转椅,看的不仅扁头傻眼连刘二宝也不知所措,。

“陈深,进来。”

毕忠良威严的声音不期然的插进来,男人手插兜站在总裁办公间门口,望向陈深的目光压抑又阴沉。

扁头畏惧的推了推陈深,但他这下反而更加放肆,依然平静的坐在那里动也没动。


毕忠良的确是拿他无可奈何的,直到快到中午,终于找到个一起吃饭的理由才好说歹说让陈深跟着自己进了办公室。

“下午我要签个投资项目,我们分部主投的现代剧。”毕忠良坐到沙发里点燃一枚雪茄,长吸一口。

陈深脑子里飞快的过了一遍前两天他在毕忠良电脑里查阅到的最近审查的剧目,大多数还是电影,电视剧来说并没有让人一眼相中的本子。

他不由斜着身子也挨坐到沙发边,“多好的剧本居然能让老毕你相中,那演员呢,找好了吗?”

本来是无心的一句,毕忠良却是抬起头看了看陈深。

“这个不用你操心。”

陈深不屑的哼了声,揶揄道:“难不成你怕我跟你要角色演啊,老毕。”

毕忠良掸了下烟灰,空出的一只手自然的从他腰后捞过去,男人知道陈深怕痒,果不其然这简单的一招就惹得陈深下意识的缩肩,身子一歪差点软到毕忠良怀里。

“老毕,别闹……”

毕忠良好整以暇的捏了捏他的脸,忽然低声说:“那你知不知道跟我要角色是要付出代价的。”

陈深歪头,眼神凛冽的闪了闪,毕忠良不由笑了起来。

“陈深你啊,就别总想着演戏什么的,这圈子乱得很,还是踏踏实实在我身边呆着最好。”

“怎么乱啊,你倒是和我说说呗。”陈深眯起眼睛,看似八卦的雀跃几分。

毕忠良却是不再说话,叼着雪茄起身,缓步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

而陈深斜靠在沙发里心里也越发的不甘心起来。


评论(19)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