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

【毕深】野有蔓草 9

现代娱乐圈AU,金主伪包养真先婚后爱 

 注意OOC OOC OOC

9

陈深一觉睡到了上午十点,等他睁开眼的时候随意往窗外一瞥,便看到外面已经白茫茫的一片。

他赤脚踩在地板上,卧室是恒温的一点都不冷,陈深趴在窗边盯着被雪覆盖的世界不觉心头有了一丝孩子气的冲动。

穿好衣服收拾妥当陈深刚从三楼蹬蹬的跑下来,身后毕忠良的声音又适时的响起。

“小赤佬想去哪,还没吃早饭呢。”

毕忠良今天是一身简单装束,酒红色衬衫搭配着黑领带,显得年轻几分的英俊笔挺。

他撇了撇嘴,“老毕你还没走吗?”

毕忠良示意陈深过来,他没法只得轻手轻脚的走了过来,男人的目光把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看到陈深赤裸的微微发红的脚跟还是皱了皱眉。

“外面还在下大雪呢,我也没特别重要的事必须回公司,今天就在家里完成工作吧。”

毕忠良推陈深回到餐桌那边,手指若有若无的抚了抚他白生生的后颈。

“还有你。”毕忠良点了点他还茫然翘着的鼻尖,笑了笑,“我陪着你不好吗?”

“好好。”

陈深忙别过目光,双手规规矩矩的平放在腿上,心里却道一点都不好。

毕忠良的手顺势也盖过他的手,陈深不好直接发作,他的脸颊一时却火烧火燎的红了半边。

“有多久没看到雪了啊?”

毕忠良捏着他的手指尖,轻轻温和的问。

“是不是还是觉得回了家好。”

陈深抿唇点了点头。

他的皮肤在室内柔和的光影里白得略微透明,从毕忠良侧眸的角度看去,陈深卷翘的睫毛更是衬得他更为漂亮高贵,一旦安静下来的青年,整个人有些放空的凛然,和莫清那种刻意营造的高高在上的气质迥然不同,陈深冷下来的时候才是真的宛如冰雪美人,让人轻易不敢亵渎。

这样的“祸害”还是藏在自己这里最好,毕忠良不由得在心底叹息一声。


没多一会儿刘妈就笑盈盈的把早餐端了上来,陈深捧起玻璃杯里热腾腾的牛奶抿了一小口,又扭过头来望了身旁的毕忠良一眼。

“没看过帅哥吃饭?”他得意洋洋的扬起下巴,似乎回到了两个人曾经的时光。

毕忠良心情出奇的好,干脆坐到陈深对面,仔细的凝视着他。

陈深也不再管那人,盘子里新烤的小面包手艺还是跟他出国前尝到的味道一样的好,一想起来那段时间,陈深又感觉几分惆怅,不觉微微抬起眼睛。

毕忠良那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轮廓分明的脸庞和锐利的眉眼,十年时间岁月雕刻的痕迹覆于其上,让男人变得更加成熟完美。

「我在认真地提出婚约,而且我认为陈深你是知道的。」

不期然的这句话又彷如当日的情景再现划过脑海,陈深顿时有些无所适从的别开眼睛。

对面的人看他又满腹心事不觉笑了笑,忽然说道,“陈深,你吃完要不要一起出去看看雪?”

“可以啊……”

他鼓起的腮帮子软绵绵的,半卷的刘海配着圆溜溜的眼睛活脱脱一个未成年小鬼的模样,毕忠良不由支住下巴,眼眸眯起。

“记得穿好袜子。”

陈深怔了怔,又不由笑了起来,不知怎的他还是觉得有点难为情的心跳加速。

明明以前和毕忠良相处时更为自由散漫的,他可以无所顾忌的呼来唤去,可以把自己任性不羁的模样全部展露,不用刻意在外人面前维持好学生好孩子的形象,那种发自肺腑的畅快和舒服只有和毕忠良在一起才能感受。

那些快乐,只有毕忠良能给他。

男人修长的手指从陈深领口划了下来,对方微微低头认真的给陈深扣着大衣的扣子,偶尔间那指尖的温度碰触过他的脸颊,一时暖得迫人。

“老毕,我自己来吧。”陈深微启的唇水润粉嫩,毕忠良的手忍不住又摩挲上去,他眼神一颤,回避的目光还没来得及昭示,男人就捧住他的脸亲吻上去。

灼热的唇瓣和纷乱的呼吸都是结网的丝,缠绵缱绻的温暖,不知不觉顺着彼此唇舌不羁的流淌,使得陈深半睁的眸子在挣扎里又缓慢的闭上。


“你给我戴这么丑的帽子……老毕。”

深吻过后陈深的脸颊通红着仍忍不住埋怨,毕忠良却是完全不在乎的将扣上那一头卷毛的白色毛绒帽压得更紧一些。

“哪里丑了,挺适合你的,不是么?”

镜子前男人自后搂着他,说得很是开怀。

陈深看了看帽子又看了看毕忠良,不满的嘟了下嘴。

毕忠良忍不住又拍了拍被自己难得打扮的十分纯情的小白兔,“再说废话我就把你关着哪也别想去了。”

陈深立时弯唇笑了,他拨弄了一下微微遮住眼眸的刘海,镇定自如的歪了歪头。

“毕总英明。”


白毛衣加米色大衣,陈深头顶还扣着顶毛绒绒的白毛线帽,他站在雪中,开心的伸手接着一片片同样纯洁无垢的雪花。

毕忠良没用司机,自己开着车带着陈深去了离别墅最近的一处私人会所,此刻,穿着黑色羊毛大衣的男人正倚在车边,欣赏着属于自己的冰雪美人的完美模样。

“陈深,把手套带上。”

对毕忠良的话置若罔闻的人起了几分孩童心思,蹲下身来,粉白的手很快攥了一团厚厚的白雪揉搓。

陈深深呼吸了几分,在这片宽阔的地域举目远眺,银色的苍穹之下只有白雪皑皑的平原和呼啸的冷风,但一切看上去又是那般安宁素白,整个身心都沉浸在了这份通透晶莹的冬景里,伴随着寂静安然的落雪,万物美不胜收。

而离他们更近的地方除了已变成了琼枝玉珂的冷杉苍松还点缀了数支寒梅,满树绽开的花瓣是和漫天飞雪一样的无暇之色,此刻被白雪覆盖,变得反而更加清澈夺目,凭增几分妖娆的卓绝娇艳。

小小的雪球扑面而来,毕忠良扭头躲开,前方的陈深笑嘻嘻的还是记忆里那个放荡不羁的少年。

走过去的人依旧忍不住拽起陈深的手,把它合在自己宽大的掌心里,雪花残留的寒意瞬间被那份暖意融化,陈深不禁垂眸反手将毕忠良的手也握得更紧一些。

“没事,一点也不冷。”他轻笑着说。

毕忠良不动声色的把自己的手套摘下来裹住那细白的手指,体贴又专注。

雪中的漫步并没有想象的多浪漫,陈深揉着发红的鼻子不由自嘲的想。

“回去吧。”毕忠良的声音陡然擦过耳畔。

陈深停下脚步,狡黠的眨了眨眼边扯住了毕忠良的胳膊。

“等一下,来,老毕笑一个。”他兴致勃勃的举起手机把头朝对方偏了偏,一黑一白的两人头顶都积了层薄雪,陈深也顺便把毕忠良头顶的雪花拨了拨一边按下自拍键。

下一秒他不轻不重的打了声喷嚏,毕忠良的手自然适时的也搂了过来,很快两人就转头回了会所里面。


布置得雅致的客房里复古的壁炉的火焰烧得很旺,金色的烛台精雕细琢的在满室暖光里显得更为温馨。

陈深脱了外套甚至都觉得有点热了,他抬起头的时候大眼睛亮晶晶的还在左顾右盼,毕忠良递来的一杯鲜果汁正映入眼帘,陈深无奈的只好接了过来。

有些潮湿的毛线帽堆在沙发一角,毕忠良也坐了下来,他恰如其分的又和对方拉开距离。

“还要不要吃点东西?陈深?”

不知过了多久毕忠良回过头来却意外的发现陈深已经闭着眼睛蜷在另一边睡着了。

男人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把他抱进怀里挪到更舒服的位置,陈深在睡梦里脸颊浮现着一抹潮红煞是诱人,毕忠良的手不经意的从他的毛衣下面钻进去又踌躇了几分,然后还是把毛毯仔细的盖在了陈深身上。

窗外的雪下得格外安静,如果不去在意也不会感觉到别样的侵入,毕忠良同样安静的坐在沉睡的陈深身旁,像是在守护自己最后的珍宝般虔诚。


明晚便是VOM举办的活动宴会时间了,陈深内心还是有些执着的坚持,他便趁着毕忠良白天离开的功夫拨通了谢晗的电话。

原本还有些担心谢晗还是那天一样的态度,陈深只能尽可能的摆出乞求的口气,一方面更为急迫和好奇。

“你真的想去?”

电话那边的谢晗正对着衣柜挑明晚出席的品牌成衣,他的经纪人已经催过几次了,似乎生怕这个富二代少爷嫌弃活动而临时改变行程,毕竟那边已经夸下海口邀他出席了,圈子里谁不知道谢晗的家庭还是有些背景的,虽然影帝这个奖也是实打实凭演技和实力拿来的,但鲜少人知道其实谢晗本人也是SS总部那边的大股东。

“嗯,谢老师,帮我一次好嘛……”

陈深的鼻音软软糯糯,谢晗听着不觉笑出了声,男人几乎能想象陈深此刻嘴角略有目的弯起的猫弧,和他毕竟朝夕拍戏相处2个月了,谢晗蓦一转念,想看好戏的念头便占了上风。

“那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谢晗低头随意的拎出一套DIOR的西装,一边兴致盎然的说。

陈深微微迟疑了一瞬,下一刻手机那头的谢晗的声音也低沉了些许。

“你陪我去,到了那儿要乖乖听我的话不能自己随意行动。”

“没问题,谢老师!”

陈深心中石头落了地,他的内心虽然因为离想要的真相越来越近而愈发忐忑,但同时也更为坚定了。

“那就好,明天我去接你,一切我会安排好的,放心吧。”

谢晗不紧不慢的说道,唇边的笑意也不由加深。


陈深放下手机长吸一口气,显然谢晗说来接他应该也是知道毕忠良在上午就会出发去谈生意,而他们下午再走就更没什么障碍了,哪怕回来后被毕忠良知道也无所谓了,顶多教训他两句,而陈深又是十分笃定的,毕忠良对犯错的他总是非常迁就,那就更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这边谢晗又笑眯眯的给他经纪人回了个电话。

“再给我准备一套西装,颜色……白色吧,尺码比我小一号。”

“别问那么多,我不给自己找个伴还真没什么兴趣去。”

“明白了?”


陈深搭乘谢晗的奔驰商务车在傍晚时分到了目的地,当然在那之前他还是颇为乖巧的穿好了谢晗给他准备的白西装和衬衫,衬衫胸口绣着淡金色的蝴蝶配着银白的长领结虽然偏女式了点,但穿在陈深身上却是极为和谐优雅,更像个矜贵的小少爷。

本以为会去酒店之类的地方,结果地点却在西城的某高级大厦,占据十二层的私人会所比上次毕忠良带陈深去的地方要大得多,一走进去完全让人眼花缭乱陈设都极其的奢华浓艳。

VOM的内部晚宴正好在十二层,陈深跟在谢晗身边,才刚走进偌大的宴会厅便感觉周遭一些男人的目光密集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谢晗的手不期然的落在陈深肩上,然后完全视若无睹的带着他往前踱步。

“谢少,您来了,这边请。”

年轻英俊的黑衣侍者及时的迎向他们,谢晗只是微微颔首,陈深倒是习惯的微笑着,看着对方下意识的马上挪开了目光。


“这里好玩吗?”

谢晗悄声问他,陈深无奈的摇了摇头。

漂亮的明星是不少,但西装革履的大腹便便的企业公司老总更多,在陈深经过某些人的时候,他明显的感受到了对方如同审视猎物般的不堪目光。

甚至有胆大的还紧跟住了陈深的步子,讨好似的追问他的名字。

不过谢晗却是完全没有理会那些人,对方的手臂揽紧了陈深,很快便让那些人知难而退。

陈深轻皱了下眉头,刚想再顺势套谢晗几句话,前方就有个年轻的染着一头白发的公子哥雀跃的朝谢晗打了声招呼。

“哎呀稀客啊,谢哥你怎么来了。”对方一身和宴会格格不入的休闲打扮,此刻手插兜还有些吊儿郎当的叼着烟看了看谢晗,然后把脸又转向陈深,“居然带伴,出息啊!”

谢晗微挑了下眉,却松开手指了指陈深,“小朋友想来见见世面,跟我搭个伴而已,别想多了。”

白发青年轻蔑的吐了口烟圈,眼睛死盯着陈深看了半晌才慢悠悠的又说道:“我看不一般,你是又拐带谁家的宝贝了吧。”

谢晗笑了起来,摆了摆手。

“我只负责把人带过来,话说回来,苏少爷今天居然也来这个破地方,是失恋了还是好奇了?”

“呸呸!”苏咏思扬起头,一面却朝着陈深大大咧咧的笑道:“谢哥就会开玩笑,弟弟你看我这么帅怎么可能失恋呢?!”

陈深一时忍俊不禁,“当然不可能。”

“这就对了。”

苏咏思一把拉住陈深的手,忙不迭的又滔滔不绝起来,“我告诉你啊你跟着谢哥来才是个错误,他这种花花公子,一场宴会能换好几个伴,我劝你趁早看清他这个人赶紧分手吧。”

“谢老师人挺好的。”陈深笑眯眯的依旧温和。

不得不说好看的人怎么看怎么让人舒服,苏咏思越看陈深越有相见恨晚的意味,互报了姓名还不够又拿出手机加微信和电话,陈深大大方方也没拒绝,苏咏思一时就有些幸灾乐祸的瞥了眼还在身旁一脸平淡的谢晗。

“行了,陈深你以后有事就找我,还可以来我开的直播平台直播几次,就凭你这长相我保你必火!”

陈深浅笑些许,白肤明眸,温润如玉,说时迟那时快苏咏思拿着手机就对他连拍几下后,才满意的点点头。

“小苏,你别闹了行么。”谢晗终于开了口,又搂住陈深把他拽到自己一边,“这个小朋友有主了。”

苏咏思不以为然的翻了个白眼,“大哥你以为谁都跟你们这些男女不忌的家伙一样啊,哥是直男!”

“哦。”谢晗当然知道他这个朋友的秉性,不然也不能放任着他搭讪陈深半天,这会功夫谢晗觉得时间应该是差不多了,于是又拖着陈深往另一边通道的走去。

“诶你们去哪?”还站在原地的苏咏思扭头忍不住又叫了一声,不过当青年注意到那边包房的方向后,难得的皱紧了眉头。

直到谢晗回过头来做了没事的口型,苏咏思才耸了耸肩不去管他。


黑色大理石地面光洁中透出些许森森的寒意,陈深瞧着一路走过来的这道通廊,空寂的华丽之外越发看不到其他人影,直到谢晗在一扇镂空雕花的大门前停下脚步,陈深才注意到这附近似乎也只有这一间单独的包房了。

守在门口的保镖谦卑的弯腰,“谢少请进,李总他们已经等很久了。”

谢晗点点头,又看了眼身边安静的陈深。

“给你的毕老板一个惊喜吧。”

陈深还没来得及反应,影帝已经拉着他的手悄然走了进去。


豁然开朗的空间里充斥着烈酒和香烟交织的气息,这其中包括了涉足娱乐圈的数位赫赫有名又财力人力雄厚的上市公司的头目,各坐在绛红色沙发里的男人们从攀谈中回神看向来人,谢晗却是故意的把陈深往前面推了推,一身白西服的青年如纯情而迷茫的白天鹅,晶莹如玉的脸庞在室内璨金的垂钻吊灯灯光辉映下,一时间仿佛成为舞台的中心人物,漂亮的难以直视。

包房里随之宁静刹那,陈深站在原地感觉呼吸也紧窒了一瞬。

因为他看到毕忠良正坐在最中间的位置。

-待续-

评论(23)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