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

【毕深】野有蔓草 13

上次更的有点少,补一点

13


陈深的经纪人夏燕忐忑的坐在SS的会议室里,照理说陈深刚放完假回到剧组,她应该稍微轻松些的,可现在看着面前刘二宝不善的神色她似乎隐隐有预感。

“刘秘书,我知道最近是有点顾不过来新人这边的事,毕竟盈盈现在的电影是宣传期我总得……”

“毕总的意思并不是让你放养陈少吧。”刘二宝陡然打断她的话,目光冷然。

夏燕识趣的垂下眸子,但心里还是有些不满,毕竟当初毕总的意思是当做一般新人随便带带就行,明显没有特殊的交代,怎么现在又埋怨她不够卖力。

“还有一件事,回去好好督促下你的宣传团队,现在网上关于陈少的黑子不少,记得随时跟进解决。”

夏燕愣了愣,几乎脱口而出这有必要么。毕竟陈深只是彻彻底底的娱乐圈新手,不管正面负面新闻那可都是点击率和热度,对于他这样的新人就是需要这样的关注度。

刘二宝当然知道她的想法,但还是十分严苛的又强调道:“毕总不想看到任何有损陈少形象的负面传闻。”

“明白了……”怎么也是个好脾气的主,夏燕默默点头,忽又想起什么,“对了,刘秘书我最近也没闲着帮他又挑了个男主的大IP本子,本来对方也有意向,但是……”

她顿了顿,又是为难的叹了口气,“原著的翻拍权在唐策公司那,人家说了除非我们能请来一线明星女主,不然还是担心卖剧的问题。”

刘二宝略微思忖片刻,很快便答道:“那安小姐下面的工作定了吗?”

夏燕带的安盈,标准的一线女流量,年轻貌美有圈内的固定男友,没什么不好的绯闻,前一部女主电视剧平均收视过二如果有她做女主当然卖剧不愁。

只是,这样真的好吗?

夏燕盘算着,正拍的大剧跟影帝双男主,下面要拍的还要她捧着的宝贝来抬轿,这个陈深毕总到底是有多偏爱他?


远在新片场攥着剧本跟刘导讨论剧情的人不由打了个喷嚏。

“感冒了?”

身旁的谢晗不经意的伸手揉过陈深那头醒目的黄毛,他弯弯嘴角,不知怎的又想起什么不好的记忆,刚上过淡妆的白玉般的脸颊勾起一丝红霞又很快消逝。

导演忙着回头看监视器里上一段的拍摄细节也没注意到陈深变幻的脸色,但这一切并没逃过谢影帝的眼睛。


“我带陈深去国外登记。”

拔得头筹的这个老狐狸。

电话里毕忠良大言不惭的跟谢晗道了行程,像是故意耀武扬威般的,但说起来这对表兄弟就差三岁也不是小孩子了,偏偏人生头一遭都栽在了陈深身上。

但谢晗却依旧和颜悦色,就差道一句恭喜了。


“没事,就是稍微有点着凉,谢老师,你不要靠太近怕传染你。”说着陈深拉开两人距离并自顾自的带上了口罩。

小白兔的眼睛里明明挂着得意的笑,谢晗顿觉索然无趣。

结婚了就是不一样……影帝忍不住又一次在心底感叹。


终于逆流这部剧也到了快杀青的阶段,最后这一礼拜的时间每天都有演员离开,陈深是倒数第二个杀青。

谢晗在一群乱糟糟的工作人员中单拎出了致谢个不停的陈深,他披着羽绒服大大的眼睛生动又漂亮,阳光下整个人也仿佛是个发光体,

两个人穿着剧中的警察戏服,陈深开心的任谢晗揽住他合影自拍,没过太久这张照片就被影帝单独的发到微博并配了句“我可爱的弟弟,大家喜欢吗?”

当然再正常的字眼都会被网上的各色粉丝解读成乱七八糟的意思,谢晗不在乎,即便他这条微博一发出去马上便上了热搜炸了锅。

爱的告白?

这个小新人长得真好看啊,不行,我要把他收为墙头。

我也想要谢哥哥爱的抱抱~~

这剧什么时候上啊?!等不及想看兄弟相爱相杀了啊啊!

一时间潮水般的评论涌来,微博上的大V们更是推波助澜好好的再度把这部今年的刑侦大剧的名头敲响推送。

但同时,有些别有用心的营销号也是又把陈深被SS老板包养出道的传闻拎出来有模有样的散布了一番,但很快就淹没在其他新闻里,成了彻头彻尾无从考究的虚假信息。


陈深回到接他的保姆车上的时候,夏燕这几天也一直跟着他,陈深明显感到自从回来后这个经纪人就比以前更为热络亲密,虽然他还不太习惯。

“夏姐,我下午还要工作啊?”

“嗯。”夏燕微笑着,觉得陈深还有点孩子气,“距离你进下个剧组时间有限,所以我们还得抓紧点,把欠下的杂志封面先拍了。”

“封面?”陈深有些惊讶,他这种名不见经传的新人居然都有杂志封面了,是该夸赞夏燕业务能力一流还是终究他倚靠的那个男人比较厉害。

想到这里他原本的期待之情又意外的冷却了下去,如果真的想立足这个圈子陈深希望的还是靠自身的能力而不是毕忠良的保护。


XX视频的年度颁奖盛典今天有红毯到内场的整个直播,陈深觉得还是很好笑,送他的轿车正在红毯外排队等待的途中,陈深仍旧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不远围得水泄不通的记者媒体还有大批粉丝,偶尔传来的叫喊声震耳欲聋的狂热。

经纪人带的安盈基本已经内定为年度最佳女演员,红毯自然要压轴出现根本现在还没到。而陈深呢现在也不过算是个蹭人家红毯的36线新人,还真是为难夏燕给他弄来的请柬了。

轮到他的时候陈深下车还感到一阵寒冷,赤裸的纤细脚踝和笔直的黑西裤包裹的大腿曲线美好,但实际陈深已经后悔连天怎么不听毕忠良叮嘱穿上袜子了。

一路风度翩翩的微笑着走过红毯,陈深本以为那些长枪短炮的媒体是不是该熄火休息无视他就好了,可出人意料他还没走到签名的背板前荧光灯就闪烁不停,甚至还有小姑娘不住的由衷赞叹声此起彼伏。

陈深面不改色,唇角的笑意更加迷人了一些。

签好了名字陈深转身要走,却被那位满脸和气的男主持拉住了,对方看他澄澈的大眼睛里微微透露出一丝茫然才风趣的说,“这位是我们XX视频今年主推的重点刑侦大剧的男主角陈深,其实我早就很好奇了,你和谢影帝第一次搭档会不会觉得他很严格呢?”

陈深弯了弯唇,脸上毫无新人的踌躇羞涩之意,只是落落大方的回答道:“严格是必须的,但谢老师人其实是很随和温柔的,他教会我很多第一次,我真的很感谢他。”

男主持见缝插针接话道:“第一次?具体呢?”

“第一次演戏,第一场哭戏,第一次感受一个陌生的自己,第一次领悟剧里形形色色角色的人生,很多个第一次。”

他话音未落底下隐隐有了口哨的声音,再看离得最近的那群年轻粉丝,已经把那些人的目光完全牵引过来,大家目不转睛的望着陈深,却是第一次在这种重要的红毯上看到有这种名不见经传的新人的采访能这么吸引人。

但只有陈深知道他多站的这几分钟为了臭美穿着的单薄西服都被冷风打透,整个人小跑着回到后台休息室,扁头和夏燕都在那,见他哆哆嗦嗦的进来扁头嘴角压抑不住讪笑给他递上了外套。

陈深顺势在软沙发里一靠,身子缩成可爱的一团。

“深哥你今天真帅。”

他有些无视对方的奉承,即便扁头说的是实话,陈深扬起那张冻得够呛但还是素白精致的小脸,只不过嘴唇失了点血色,但倒没影响整体,反倒衬得平时明艳的人此时清冷如月,慵懒的样子都十分勾人。

夏燕还在查看备忘录上的今天颁奖的详细流程,看了一阵忽然又想起什么说要出去打个电话催催安盈。

扁头见她出去才是撇了下嘴,轻手轻脚的朝陈深竖了竖大拇指。

“深哥……夏姐居然跟着你没跟着安大小姐,看来你要火了。”

陈深不客气的瞪了对方一眼,但看着扁头仍旧嬉皮笑脸的他也没办法,“火什么,还不是毕总赏我口饭吃。”

扁头歪头看着陈深傻笑,他顿时被彻底弄的没脾气起来。

“深哥,我怎么一点都没觉得……我觉得毕总就对你一个人特别好,真的。”

毕竟是成天跟进跟出的助理,扁头表面看着有点呆其实脑子是够灵活,他观察SS的各色人等也极其细致,比如:不止一次扁头见着的毕忠良根本不是大众印象中冰冷阴沉的模样,那个男人对着陈深的时候总是眉宇柔缓,声音里都带着浓浓的宠溺温和。

陈深不由仰面,叹了口气。

“那个感觉,其实有点像是毕总被你哄的服服帖帖的。”

“扁头你真的想被我炒鱿鱼吗?”

听到陈深终于不耐烦的想封他的嘴的一刻,扁头适时的笑着伸手盖住了自己的嘴巴。

陈深还要告诫些什么休息室的门突然又开了,不过进来的却不是夏燕而是黑压压一群跟班中间是陈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那位当前最炙手可热的流量小生莫清。

对面那群人看到陈深和扁头也是一愣,其中一个女助理一时耐不住性子几分嫌恶的开了口。

“这个休息室怎么什么人都能来吗?欣姐,我们没走错吧。”

被问到的瘦高挑女子不以为然的都懒得看陈深一眼,也没搭话自顾自的走到另一边长条沙发坐了下来。

扁头自然咽不下那口气,刚要小声反驳什么却还是侧头看了看陈深。

陈深垂着眼帘,雪白的脸颊上神情有些淡漠,一点都没有多话的意味,扁头也就讪讪的也不予理睬。

另一边的莫清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语,他只是坐下来的时候小声跟自己的经纪人耳语了几分,然后那边的跟班们也莫名一起哄笑起来。

扁头总觉得那堆人肯定私下在嘲讽,心中闷气更甚,陈深终于抬起了头,他拍了拍扁头的肩,轻轻摇头。

其实莫清也在一旁偷偷打量陈深,在客串逆流那部剧的时候他其实都没正眼看过这个新人,虽然谢晗和刘导都对陈深不错的态度,但莫清却总是把那一切归咎于毕忠良的打点。

凭那张脸吗?莫清心中轻蔑,但表面他还是将自己清雅的安静神情维持的很完美。

陈深注意到那不同寻常的目光,却是别过眼睛,淡淡朝对方一笑。

略带红晕的眼尾都仿佛藏着迷离的意味,陈深湛亮的黑眸和略翘的鼻尖搭配的既是风情又是纯真,加上窄细的腰身和长腿,莫清忽然意识到毕忠良的喜好不由眉头一紧,冰冷的移开目光。

陈深依旧若无其事的模样,甚至掏出手机面露笑意的不知在跟谁聊着微信。

扁头凑过来还是小声说:“深哥,夏姐怎么还不回来,这帮人真是烦……”

“别管了,夏姐说休息室都是毕总安排的,你怕什么?”陈深看都没看另一边,轻松自在。

话虽如此扁头还是心头急躁,终于等到门开的时候,扁头顿时更是愕然,因为来者不是别人却是西装革履的刘二宝。

莫清当然也认得这个毕总裁的秘书兼司机,立刻嘴角微扬,就要起身打招呼。

但刘二宝却像没见着莫清似的只是毕恭毕敬的朝陈深走过去,微低下头说:“陈少,毕总还在和XX视频的赵总谈事,就让我先过来看看您有什么吩咐?”

陈深微微迟疑了下,大眼睛不经意的转了转才恢复几分天真的懵懂小声道:“我觉得这个房间有点冷……”

“那我帮您再去安排间好点的休息室。”刘二宝的回答十分自然一点都没有踌躇的疑惑,不远的莫清更是脸色一沉,连他的经纪人张欣也有些坐不住的往那边不住打量。

陈深这时才直起身来微微一笑,“谢谢,那就麻烦了。”


这间休息室是给今天参加活动的一线大牌们特别准备的房间,暖气充沛,宽敞干净,毕忠良也并没有想别人和陈深公用一间,所以之前明明要求给陈深单独使用的,但是没曾想莫清这个做什么都要默默攀比不动声色便想要最高级的待遇的跋扈态度,还是让他也进了这间屋子。

陈深脱下外套甩给扁头,示意对方也起身,扁头还有些发愣不过毕竟刘二宝说的话他还是清清楚楚听见的。

真要换休息室?这间就够好了,这……还能换顶天去吗?

一脑袋疑惑不甘的扁头跟着陈深悄没声的往外走,不过刚到门口,依旧端坐着冷漠看着他们的莫清忽然不轻不重的嘲了一句。

“名不副实的人就该回到跟自己相配的地方去。”

陈深的脚步微顿,却突然侧头笑盈盈的望着刘二宝问道:“毕总刚才给我发微信说去他那呆着等开始就可以了。”

“好的。”

刘二宝没有质疑,伸手帮陈深拉开门。


休息室里鸦雀无声,直到陈深走后许久,张欣还低着头不屑的翻阅着手机,其他人等更不敢多话了,只有莫清沉默的走到大化妆镜前抬起头,他扶着桌面的手不禁嫉恨的攥紧了些许。


评论(32)

热度(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