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

野有蔓草 14

14


毕忠良本来也是被XX视频老总特别邀请来做颁奖嘉宾的,现在还独个的呆在贵宾室小憩。

他一个人蹑手蹑脚的进去的时候毕忠良适时的睁开眼,陈深脚步一顿,似乎觉得无趣的便停在半截,歪头望住对方。

毕忠良抬了抬手,示意陈深过来,他嘴巴一翘反而靠着最近的沙发端正坐下。

“小赤佬,把我当洪水猛兽啊?”毕忠良也没强求,后倚着长椅眯眼抽烟,强健有力的指节在烟雾里半掩半动,“还是拿我来坑人?”

他蓦的仰起头浅浅的笑了,“老毕,你的意思是以后不能这么随便?”

一声长叹幽幽传来,毕忠良掸掉半截烟灰直起身来。

陈深看着男人踱步到面前,黑色的暗条西服外套还搭在一边衣架,毕忠良系了条深蓝的领带,贴得近了的时候他抬眼便能瞥到上面那枚银色镶钻的领带夹,显得对方气质儒雅之外还有些冷肃的意味。

“其实也不能算坑人。”毕忠良一手夹烟,一手去捏陈深粉白的脸颊,“鸠占鹊巢的人适当给些教训也好,只要你喜欢,想怎么做都行。”

毕忠良深邃的目光散发着难以言说的成熟韵味,陈深回避的垂眸间却忽然又想到自己是不是真入戏了。

仰仗着毕忠良的权钱,全然快忘记自己非要闯荡娱乐圈的最初目的。然后逐渐的失去最初的目标,如同面对着片汪洋大海般迷茫航行,而那无情的深海恐怕早已将她的痕迹冲刷干净……

见着陈深愣神的空档毕忠良已然探手一把将毫无防备的他搂入怀里。

“……干什么?”

毕忠良凑到陈深唇边低声道:“一会我要上台给莫清颁奖,陈深你会吃醋吗?”

他不以为然的将对方推开,站起来不禁挑眉微笑。

“现在明明是他酸我。”他的眸光狡黠几分,揶揄着毕忠良,“还是老毕你打算帮着这个高冷美人,放心我不会介意的。”

毕忠良哼了一声,扯住陈深的手腕不放。

“可我介意,以后还有的那家伙酸的。”说罢男人微一用力还是将他拉到自己身前。

毕忠良把陈深搂坐在自己腿上,嘴唇一时顺着他耳廓滑开距离。

灸热的带着点迷人烟草味的吸气仿佛情欲的开关,一瞬便燃起火花。

陈深顿时别扭几分,他皱了皱鼻子,明明困在毕忠良的臂弯里还想尽力直起身来,唇瓣却又突如其来的被对方轻咬一下,一时间他的耳朵也红了半边。

“你也有奖哦。”毕忠良悄声说。

陈深怔了下,“我?”

一部戏刚拍完的绝对新人,毕忠良还送他哪门子的奖,简直跟个笑话一样。

陈深刚要说话毕忠良就攥起他的手温柔说:“今年最受期待新人奖,你觉得如何?”

他不置可否的摇头,眼睫浓密眨动,毕忠良意外的竟从那双星眸中读出一丝羞怯,不禁低笑着默默抓紧了陈深的手。

“我说老毕……”陈深淡然的开了口,他手指挣脱不出男人掌心的桎梏,只不过白皙的面颊上浮过一层烟霞的氤红,“其实你不用一直为我做这么多。”

毕忠良静静看着陈深良久,直到松手起身。

门外刘二宝轻轻的敲门提醒时间的声音传来,毕忠良回头去取自己的西服,陈深回过神来也跟着站起来,毕忠良侧身不觉笑了笑指了下自己的领带。

“深深,帮我重新系一下?”

并没有拒绝的理由陈深爽快的靠近过去,心无旁骛的认真帮毕忠良弄好了领带,才重新仰起头来微微一笑,“毕总满意吗?”

毕忠良狭长的眸子里没什么涟漪,只是那目光仿佛能把他看穿。

对方展开手臂再次把陈深搂紧,同时毕忠良低抑的嗓音也是紧贴住他,“要是陈深你能每天都这么听话就好了。”

他轻笑了笑,神情又恢复几分顽劣的挑衅。


陈深来到会场就坐时夏燕已经等了很久了,对方急匆匆的把座位给他指点好,又生怕陈深出什么岔子犹豫的陪着他站了一会,陈深这才温顺的抬了眼睛浅笑几许。

“夏姐,你去忙你的,我自己可以。”

陈深坐在第三排的位置,不近不远,要说前面坐的可都是一线明星,夏燕正确的做法的确该折回去再看下第一排安盈的状况,但听他这么一说女子心头一软,“算了,我还是陪着你,反正盈盈还有其他人。”

陈深笑了笑聊表感谢,本来今天他就想当个看客好好的坐一晚上的,没想到毕忠良给他弄了个新人奖,中途还遇到莫清的嘲讽,到现在他心底却是隐隐生了奇妙的感觉。

如果说最初想要演戏一方面是兴趣使然更重要的还是想查清楚那个人遭遇的真相,但现在坐在这里看着舞台上灯火辉煌的闪耀,看着第一排那些一线演员明星光彩夺目的高傲身影,陈深似乎找回了在国外学戏剧时第一次登台的那种兴奋以及满足感。

云巅之上,万众瞩目。

他扬起头,目光也是专注沉凝下来。

整个年度颁奖是现场多平台直播的,陈深的新人奖恰好在中间,他在夏燕紧张的目光里若无其事的上台然后风度翩翩的接过奖杯,对比下面寥寥的掌声和主持人轻描淡写的介绍陈深也没有丝毫的介意,直到现场又出人意料的继续放了一段全新的夜海逆流的预告片。

气氛似乎瞬间被改变了,眨眼间像场盛大而刺眼的魔术铺展,暗色灯光的舞台中央大屏幕一开始是黑白的画面,缓慢才过渡成彩色的斑斓。

兄弟对峙,站在如万华镜般错综的荆棘缠生的都市灯火中央,一时间闪亮灰白的阳光里案件频发,犯罪者的迷离而嘲弄的影子,更像殉道者的低哑嘶吼的血泪,哥哥手抚帽子上的警徽却最终撕掉一切,弟弟纯真外的冷酷,断案时决绝漠然的抬眸,到底谁是天使谁是恶魔都浑浊在灰色的云雾里不甚清晰。

陈深也是第一次在屏幕里看到另一个自己,以及谢晗这个影帝的绝佳表演,不光是在场的观众感到了震撼连他自己也是一样。

直到1分钟的预告片结束暂短的时间里众人才缓然回神,雷鸣般的掌声喝彩声都响了起来,连刚才一脸职业笑容的主持人都目光激跃,再度看向陈深时也是兴奋多了,可惜适才干巴巴的采访都把话说结了,陈深感到了对方有些歉意的垂眸,不由也是微笑着简单总结了一句希望大家都来支持这部电视剧的开播就下了台。

他回到自己的座位时长舒口气,这时身边的夏燕拍了拍陈深,满是赞赏的眼神悄声说:“你一定会火的,相信我。”

陈深抿住嘴唇,谦和而俏皮的眨了眨眼。

这之后的颁奖似乎都因为夜海逆流宣传片的提前曝光而变得平庸而不足以提起大众兴致了,网络上影帝的粉丝和看直播的网友早就一起都在为预告片而疯狂激动发博发帖,讨论度重新上了好几个台阶,而此时芒X电视台的官方微博更是先发制人将清晰版的预告发了出来,让大家锁定春暖花开的时间关注本台的黄金档独播剧场。

一直到最后阶段两个重磅级别的年度最佳男女主奖项出场,安盈莫清先后上了台,一个红裙一个白衣,女星艳丽活泼而另一位则是清冷高洁,场内的热忱似乎终于有所恢复,就连坐在那的陈深也是望着舞台目不转睛。

他自己都没有发觉为何会这样专注,以致于莫清的颁奖嘉宾SS传媒总裁那个俊逸颀高的男人走上来的时候,陈深都感觉对方比明星还要夺人眼球的发光。

雍容雅致的暗纹西服搭配一点皓蓝领带,毕忠良唇角似笑非笑,细长眼眸锋锐气势压人,而当男人姿势优雅的将水晶奖杯递给莫清的时候,对方无名指上闪闪的戒指意外抢了镜。

陈深蓦是感觉脸颊一热,下一秒英俊的嘉宾总裁便礼貌的抱了抱台上的冷美人男主。

莫清的眼神也是晶莹如水,此刻正紧紧胶着在毕忠良身上,天然的羞涩使得面前的男人都安抚的又凑到莫清耳边,两个人趁着大屏幕播放获奖作品角色短片的间隙,像是十分熟悉的谈笑风生,毕忠良甚至还十分轻柔的拨了拨莫清的发梢。

陈深别过眼睛,胸口像堵了口闷气。

他当然知道自己在气什么,可这份气又是那么没有缘由甚至有些任性。

真的有点酸了。


颁奖典礼散场一刻,夏燕拉着陈深去和安盈汇合,而那位现在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大明星看到陈深也是意外的随和,礼貌的打了招呼后似乎恢复了几分小女孩的娇气就赖在夏燕身边说想吃夜宵。

夏燕招呼陈深扁头一起去,看扁头满脸期待陈深笑着让他随意自己就算了,毕竟毕忠良刚刚发了消息要他等着一起回家。夏燕有些不放心,却耐不住陈深推辞,想想对方也是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出不了什么事也就算了。

一行人离开了之后,陈深不由舒了一口气松了松领带,他毕竟还是有些不习惯这种场合,低头正想将领带取下来,却是发现原本夹在上面的领带夹没了踪影。

那枚领带夹是毕忠良临行时帮他戴上的,价值不菲,虽然对方决计不会与他计较,然而陈深却还是决定去把它找回来。

陈深回去找了一圈没有踪影,想着是不是落在了前一间休息室,便快步直奔楼上。

走廊的灯光熄了大半,此时这里已经没了人,陈深寄希望那间休息室不要锁了门,就看到一个人影晃进了那间之前被莫清占据的休息室。

他心下有些疑惑,放轻了脚步,悄无声息地跟在了对方身后。

休息室里没开灯十分昏暗,只有刚才偷偷进去的那人手机屏幕的光线微微闪烁,根据位置,对方似乎是弯着腰小心翼翼在靠墙的大化妆镜前寻觅着什么。

陈深伸手摸到了墙上的灯开关,猛地一推,顿时灯光大亮,只听到找东西的人反倒被突如其来的灯光吓的尖叫一声。

原来是个高挑的女孩子。

“……吓死我了,你是猫么走路怎么没声啊。”

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站定看了看陈深,她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拿着一只银色的笔。

“我还以为这间屋闹鬼了呢。”

陈深挑了挑眉,径自走到沙发旁摸了摸,果然那枚领带夹掉在了沙发角落。

“哎哎,说谁是鬼啊。”

对方不满地抬眼瞪他,不过在看清了陈深之后,却有些惊讶地开口,“是你?你不是夏燕姐带的那个新人吗?叫……陈深对吧!”

陈深歪头,脸上现出几分单纯的笑意,只是心底还颇有些意外对方居然认识他。

女孩这时也松懈了表情,笑着说道,“我是李小男啊,安盈团队的化妆师啊。“

陈深这才觉得面前的人脸确实有些眼熟,不由好奇问到,“你怎么没跟着一起去吃宵夜啊?”

李小男马上露出了一副苦瓜脸,重重叹气,“别提了,我唇刷丢这里了,刚买的进口货,晚上不来找明天准没了……哎,你怎么也在这儿?”说着将那只银色小巧的笔状唇刷收进了坤包。

陈深笑了笑,扬了扬手中的领带夹,“有缘啊,漂亮的女鬼小姐。“

李小男嫣然一笑,两人间的气氛不觉更为融洽。

随后陈深和李小男一起结伴离开了会场,虽然一出来的冬夜的微风还有些扑面的冰冷,但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却使得陈深的心境莫名开朗了大半,李小男是个爽朗活泼的姑娘,言语间相当接地气,更像陈深入娱乐圈前遇见的普通人,这让陈深与她的聊天十分愉快,所以他绅士地陪李小男一直等到出租车停在他们面前。

“今天谢谢你了,拜拜。”

“再见。”

出租车开走了,路灯下陈深却望着车远去的方向微微眯起了眼睛。

如果没看错的话,那唇刷,其实是只录音笔吧。

也许这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哪怕是看起来最不像的人。


回到毕忠良车上后他精神不佳,不由得靠住座椅神情莫名淡漠。

毕忠良挨着陈深的肩侧头凝视了他一会,然后把手伸过去摸了摸。

“陈深?累了吗?”

他闭上眼睛不说话,睫毛翩动的模样还是撩得毕忠良心痒,不禁压低了声音。

“生气了。”

“没有。”

陈深忽然睁眼回道,车窗外缤纷的光影不期然的错落而至,倒映于他眸中仿佛一刹那溢开的迷离之色,幽远而美丽。

毕忠良的手指悄然攀上他的下巴,把陈深的脸彻底的扳到自己一边,不羁的笑言:“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陈深眉宇微展,他莫名前倾了下身子,脸庞安静的向着毕忠良靠近几许。

“老毕,你会强迫……像莫清这种光鲜亮丽的人吗?”

毕忠良并没有想到陈深会问这样无稽的问题,男人玩味的望着他,忽然摇头。

“既然有所求,我都奉行的是自愿原则、公平交易。”

陈深想到什么不由小声说:“那你还那么对我……”

毕忠良温柔的揽过他,直到对方的唇也是紧贴上他的耳垂,毕忠良的气息沉稳又甘冽,就像男人爱喝的老式花雕烈酒一般陈深其实一点都没有讨厌过。

“陈深你不一样。”毕忠良的嗓音浑厚着,又沉稳到只能让陈深一个人完完整整的听得清楚明白,“你是我这辈子都想得到的唯一。”

陈深一时间觉得这种无聊的情话还是难以理喻,但却是他活了二十三年的头一遭,并不觉得有任何虚假的言语,也是令他第一次开始审视自己的内心。

或许他是可以接受毕忠良的,无关曾经的恋慕,而要正视现实。


“小赤佬,看什么书呢。”

毕忠良是个老派男人。虽然公务繁忙,回到别墅的时间都不早,但每天保持着在书房看看书或者练毛笔字的习惯。

此时男人放下手中的毛笔,抬头就看到面前的陈深猫一样乖巧的窝在沙发里,手里拿着一本原版书,眼睛却神游到了天花板上。

说罢,对方也没有了练字的心思,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抽走书的同时,把心不在焉的陈深也拉进了怀里。

陈深收回目光叹了口气,曾几何时他还嘲笑过这个人老古董似的生活习性,却没想过有这么一天自己要被毕忠良这个兄长抱在怀里一起看书。

“拿奖的感觉怎么样?”毕忠良带着戒指的手慢条斯理的帮他翻着书页,一边随口问到。

陈深看着那侧脸表情线条柔和,估摸着毕忠良今天心情不错,觉得也许可以旁敲侧击下男人探探口风。

他不由咂咂嘴,嗤笑一声。

“别提了,那奖我都不好意思拿,剧还没上呢,观众什么反应还不知道,奖先出来了。”

毕忠良听了眼皮都没抬一下,不以为然冷哼道,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种事多了。视频网站好歹还买了你这剧,时尚圈的各种奖才是屁都不算,一帮衣冠禽兽互相吹捧。”

陈深这才反应过来为什么夏燕给他推了几个时尚大赏偏偏选了这个,而且又联想到前些日子那场VOM的宴会,不由勉强的撇了撇嘴。

“老毕,我们公司也让新人去陪酒……陪睡?”

毕忠良抬起头来,略有深意的望住他。

“小赤佬,你还真当SS是淫窝吗?我们可是正经公司,上次你也看到了,时尚圈的那些人才是拉皮条的,我们影视公司嘛……”

“……是专门提供。”

陈深无赖的耍嘴皮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毕忠良敲了下脑门。

他缩了缩身子,腰上毕忠良缠着的手臂一时箍紧半分,只是把他更强硬的拉近自己。

“这样就没出过事吗?”

缩在对方怀里的陈深小心翼翼的眨着眼睛,毕忠良面色如初只是把书合十又拍了拍他的手背才回道:“不该你问的你管的都别操心,你下部剧决定好了吗?我最近忙也没顾着你这边,要是不喜欢或者想换一个就告诉小夏,她会处理好的。”

“哦,快签了。”陈深嘟起嘴巴没有继续。

毕忠良一时没了看书的兴致,只是凝视着怀里的陈深发现他目光朦胧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男人不禁便又往他脸颊边凑了凑,坚硬胡茬摩挲着白嫩肌肤,陈深才蓦是回神,身体挣扎着就要起来。

“还说别人衣冠禽兽,老毕你才……放开……”

男人当然不能让他如愿,下一秒毕忠良的手就滑落进了陈深的衣服里,在他耳边轻声道,“我禽兽不禽兽要问你。”

陈深迫不得己的揪住对方衣领,刚要据理力争,毕忠良就低头狠狠在那欲张的绯色唇瓣上咬了一口,生生将他吃痛的浊音一起吞到口中。


第二天陈深腰酸背痛迷迷糊糊还没起身,毕忠良就已经公事出门,于是他干脆又睡到日上三竿才将将爬起来。

已经是吃午饭的时间陈深趁着空隙又看了几眼微博和贴吧,逆流的高清版预告还挂在热搜前十,现在他无人问津的微博也比之前要热闹的多,夏燕已经督促他定时发些自拍和新戏路透可惜他还是有点懒,想着要不干脆把微博交出去让团队打理,只是今天他不知怎的来了兴致想自己发条新鲜的微博。

脑中不觉又想起夏燕的叮嘱,记得照片要仔细挑选,记得表情要自然甜美,陈深心里腹诽这位经纪人还真是不懂沙子越用力抓越抓不住的道理。于是他自作主张在手机相册里随便挑了张片场的搞怪自拍就点了发送。

陈深发完也没细看就又点开热门话题,排在第一的当然是莫清的新微博,是昨晚拿着年度最受欢迎男艺人奖杯的现场图,还有一张台上毕忠良和他拥抱的抓拍,以及……最后一张图片的背景却是张在国外的背景,莫清一身简单清爽的休闲装和一个高个男人亲密的坐在一桌美食前。

照片里的男人是毕忠良。

配字是感谢我的粉丝也感谢给我颁奖的毕总,我们一直是很好的朋友。

陈深无动于衷的放下手机,对于刘妈刚端上来的午餐报以淡淡一笑,等到客厅只剩下自己一个他拿着筷子却是半天没有动。

日光懒散的透进厅里,素色的家具都被暖光氤氲,像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温暖正午。

陈深正发着呆没想到手机出其不意的响起来,他定睛一看号码是夏燕刚点接通就收到对方劈头盖脸一顿训。

虽说陈深是毕忠良的人SS人尽皆知可陈深也没想到夏燕完全不在乎这个,她的好脾气此时仿佛都不复存在,而究其原因则是陈深刚发的微博,他的照片配错了。

他捂着一边耳朵忙不迭的重新点开自己微博,然后看到了那张令经纪人大发雷霆的照片。

漫天白雪里陈深笑嘻嘻的把头靠向毕忠良,手指还俏皮的在男人脑后比了个V。

看着看着陈深自己反倒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张照片在他相册里就在他勾选的自拍旁边,大约是点着看的时候无意选上了误传了。他赶紧安抚的对着手机里还训导他的人故作乖巧的嗯嗯啊啊几声。

“赶紧删掉吧!”

夏燕被他的乖巧温软也堵的恰到好处的冷静下来,最后无奈的嘱咐道。

陈深挂断电话,他咬着汤匙蓦然转了念头,并没有处理那条微博。

直到傍晚他看完几集新剧剧本才伸了个懒腰起身,门外熟悉的声音响起,陈深走到二楼窗前往下张望,毕忠良刚好下车抬头看上去,陈深摆了摆手很是开心的模样。


“今天谁惹你了?”男人脱掉轻便的大衣,便自然的牵住陈深的手一起往里走,“看你一脸干了坏事的表情,怎么了?”

“啊?老毕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他皱了下眉头,装无辜倒是依旧在行。

“小赤佬,都相处这么多年了,你有什么事还能瞒过我的眼睛?”

毕忠良探手环住陈深的腰,亲昵的注视着他等他坦白。

“还是你有什么事又好奇了,尽管问吧。”

看毕忠良这么坦坦荡荡的悠然神情,陈深转了转眼珠却慢慢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我不小心把你我看雪那天的合照发微博上了,老毕……”

毕忠良无谓的亲了下陈深的额头,“就这个?”

他点点头,却有些微微的得意的翘起嘴角。

“夏姐让我删了。”

“你的事你自己做主。”

毕忠良淡然回道,又松开他去换家居的衣服。

陈深重新坐回沙发,身旁是一堆摊开的做了各种细致标签的剧本,他垂下眼帘终于划开微博把那条点了删除。

当然是有点晚了,虽然陈深粉丝不多但多事的某些人也应该早就看到了。

果然如陈深所想他再去看热门微博已经找不到莫清那条了,一时间有些神气的继续搜对方名字点进去最新一条微博还是电影的杀青照,颁奖照无影无踪。

陈深沉静的一笑,顺手又点了关注。


“笑什么呢?”

毕忠良不知何时挤到陈深坐的单人沙发里,一手搂着他目光划向那边。

陈深刚别过头去,手机就被男人顺手拿了过去。

“你关注他干嘛?”毕忠良眯眼问。

“好歹一起拍了剧,不行啊?”

陈深理直气壮的昂起下巴,男人的手就顺势想逗猫一样的摩挲上去,发热的指肚的触碰莫名溢开情色的意味。

“吃醋了……”毕忠良突然挨到陈深耳边低声道,“一张故意而为的偶遇照也让你这么上心吗?”

陈深静静的垂着眼帘,虽然没有被拆穿心思的慌乱之情脸上却还是起了一丝恼人的热灼。

“陈深,你一定是喜欢我的,对吧。”

毕忠良一把抱紧了他,嘴唇从陈深额头滑到鼻梁温柔无比。

他突然抬起头来,眼眸清凛的闪了闪。

“我喜欢的……是忠良哥,毕总,有问题吗?”

彼此的唇近在咫尺的一刹,又暂短的分开。即使清清楚楚对方指的完全是同一人的恋慕,毕忠良却依旧感到了对另一个自己的深切嫉妒。

“没关系。”男人的手蓦是捏紧了陈深的下颌,深如潭水的瞳孔一时间和那个阴鹜的毕忠良完全重合,“记得现在你是谁的人就够了。”

-待续-

评论(34)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