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

野有蔓草 16

16

意外来得总是很快。

还没到启程的周末陈深前10集的剧本都看得七七八八的时候却接到了夏燕一通电话。

对方说的很简单,就是这个仙侠剧开机要推迟,至于要推到哪天再等通知。

“反正也快过年了,就当多休息休息几天,你别担心。”夏燕难得细声细气的安慰着陈深。

陈深本人态度倒还是老样子,语气里听不出任何不满埋怨,使得夏燕心里反倒有些不是滋味。

虽说安盈是上面钦点要搭陈深演这部俗不可耐的古偶的,其实夏燕还是有些不情愿,毕竟自己亲手培养起来的当红明星,现在接的戏走的每一步都要细细斟酌度量,哪能这么随便就挑一部搭小透明的剧本还很一般的电视剧。

所以当她从IP原主公司得知有新的投资方加入,可能演员会有所变更的意见时也是觉得意外的庆幸——那边肯定不满意陈深这个透明男主,甚至借口剧组的新景还没完全搭好,就这么把陈深搁置了,反正合同要进组才签,现在也是换人的好时机。

夏燕幽幽叹了口气,电话那边陈深似乎是察觉她的情绪,却是爽朗的反复说没关系夏姐你辛苦了。

感觉自己好像莫名做了恶人,夏燕很快思忖了下便把这几日在微信联系到了的一些新剧角色的招募信息都给陈深又发了过去。

“你再看看还有喜欢的吗,我帮你联系试镜。”


陈深百无聊赖的看着那一叠翻了大半的剧本又不得不弯腰把那些东西收拾了起来。他直觉一向很准,怪不得这本来都快出发了扁头这两天都没给他发具体的行程消息。

不知道这到底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反正他想现在最开心的人不是别人肯定是毕忠良。

不过幸而今早那家伙已经坐飞机去了C市,看来自己得趁着毕忠良出差几天再选个新戏赶紧顶上了。

这一会功夫他便很好的抚清了内心的丝丝不快,正琢磨着再仔细看看夏燕介绍的新剧陈深就看到一条陌生微信,头像是风景照也不知道是自己什么时候加的好友。

苏咏思?陈深这才想起来在VOM遇到的那个热心又另类的富二代白毛少爷,他一点开语音消息对方兴致勃勃的爽朗声音也跳了出来十分热忱。

“好久没看到你了,弟弟你的戏拍完了吧,按紧安排个时间来我的网站搞个直播吧!我们说好的哦。”

陈深笑了笑转念间觉得这似乎是个不错的机会,和这个二代搭上线也是个路子,便一口应了下来。

转头他跟夏燕说了这件事,对方也没什么意见,虎鲸直播网站是苏家集团给苏咏思专门开办的新直播站子,在年轻人里已经有了不小的名气,因为它几乎招募了当前最流行的几大端游和手游的人气主播,算是个上升势头很高的直播平台,而陈深居然能被创办人亲自邀请夏燕倒也没想太多,都归功于毕忠良的面子了。


第二天夏燕在SS公司见到了陈深,他的穿着还是很简单只不过头发有点长了应该需要个新造型师的打理。

陈深的讨喜性格还是很得夏燕喜欢的,所以今天的见面她又给他搬来了一叠新剧的选角消息还有一些自己觉得很衬陈深的剧本简介都一股脑的摊在他面前的大桌子上。

大会议室内的阳光剔透的打在他发梢侧脸,看剧本时的模样异常静谧漂亮,夏燕在一旁联络化妆师和新工作的安排打了好久电话,等到她回过头来再看陈深,他还是沉稳的坐在那里,一页页的垂头认真查看着每个本子。

“有没有看中的?”

陈深应声抬头,夏燕从上往下看去,只见他一双圆眼灵动可爱的紧,不由得话语中多了几分温和。

“哪个?”

“这个看着不错。”

夏燕顺着陈深手指的一张招募单看过去,不觉笑了。

“你的眼光不错啊,李导的新电影……就是有点难度。”

其实上个礼拜夏燕还真就带着安盈去私下见过李富,这位目前国内国际都名噪一时的老牌导演的片子每一部都是绝对的精品,口碑好票房高国际出名的电影节奖项拿到手软,只是自从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后老人家便歇息下去,已经几年没有新作品诞生了。

而最近这部已经筹备多时的国内即将开机的片子应该是李导精心准备过的,电影里三位主要角色现在都是各个内地一线争夺的目标。

虽说他当然有分寸不会狮子大开口要去争电影的主要角色,但现在陈深相中的这个男三也是各方争夺的角色不可小觑,夏燕在心底幽幽叹了口气。

安盈演戏还算是有灵份也很认真能吃苦,不然也不会到如今的地位,只是试戏时却没得到李富的一个眼神显然根本没戏。

“夏姐,可以去试一下吗?”

对着陈深有些期待的天真神情夏燕又不觉心软了,下意识的回了句好吧。

话一出口她又觉得有些不妥,不过蓦一转念夏燕想说不定毕总那边私下有什么推荐,所以她还是放稳了心境去安排试镜的事情。

可是下午夏燕给那边招人的制片打了电话却发现对方的态度是极为冷淡,只是要夏燕等通知具体时间,就像对待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龙套那样。


而此时陈深还坐在毕忠良的办公室的大落地窗边,二十几层的高楼外冬季的清冷衬托着莹蓝的天空,有些空阔的遥远。

路还是要靠自己一步步来,他并不着急也没有其他感慨,但是微信好友那个多事的警察的消息还是让陈深莫名感觉了一丝暖意,自从那天收到了伊轩发来的好友请求他就默默的通过,而直到今天对方都没有再发过来任何消息。

被埋葬的悲伤或许任何人都想彻底忘记。

陈深才想着这件事就感到手机振动了一下,他划开来看,却是毕忠良发来的消息。

我想你了,深深。

才两天没见而已,有时候陈深觉得对方是个麻烦,有时候他又觉得这一切太过美好的像一场梦。

微微抬起头来,陈深正好望到玻璃对面上映出的自己的脸庞轮廓,他看到自己的唇角不觉也扬起几分。


周末的上午陈深如约由扁头陪着来到了虎鲸直播网站的大楼,苏咏思见到他特别开心,不过陈深第一眼看到对方反而有些认不出来了。

苏咏思的白毛染回了正常的黑色,面容则显得朴实了太多,只不过这一次对方身边却多了几个高挑的网红脸美女,见到陈深更是眼睛发亮,要不是苏咏思还在旁边,扁头都怕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扑过来把这个小新人吃干抹净。

“深哥,你说为什么这些富二代都喜欢这样的女生啊?”

趁着直播开始前准备的间隙时间,扁头凑着陈深耳朵嬉皮笑脸的问,他倒是还有些心不在焉,一边看直播备稿的流程问题一边把扁头的头拍到一边。

“不管是真花瓶还是假花瓶,起码让人赏心悦目是第一要素,其他东西都可以慢慢了解。”他淡然的说,陈深的清逸眉目今天上了精致的淡妆,发型也特别做了最流行的心型刘海,一身纯黑西装坐在沙发里半拄着头慵懒又优雅。

扁头挠挠头,不知怎的觉得今天见到的陈深还是有些疏离,也不知道是因为那部说好了的仙侠剧男主戏搁浅的消息还是其他,扁头忽然又想起昨天和柳美娜钱秘书一帮SS的人一起聚餐时无意聊到的八卦眉头不禁锁紧。


“原来毕总真的不管陈深了啊。”柳美娜振振有词的说着,看起来并不是空穴来风,“你们不知道夏姐从刘二宝那出来时脸色有多不好。”

钱秘书眯着眼睛晃了晃胖胖的脑袋,“这不是很正常吗?新人都要变旧人,反正后面排号的美人多的是,怎么想毕总都不会吊在那一个人身上。”

周围人都七嘴八舌的发表着意见,当然不乏幸灾乐祸者,扁头听着听着自然有些不高兴,柳美娜看出来他的不满于是又小声的跟他补充了两句。

“扁头你怕什么,反正陈深跟SS签的是三年约,怎么的夏姐也不会让他没戏演。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帮人里夏姐算有良心的了。”


话说回来要是有一天陈深真的红了,也不用看某些人的脸色,不知怎的扁头就是对陈深有着十足的信心,想到这扁头不由又抬起头朝陈深苦笑的扯了扯嘴角。

“想什么呢,年纪轻轻总皱眉头可不好。”

陈深指了指那个还满脑子乱七八糟想法的人,扁头下意识的想法已脱口而出,“深哥,就算没了毕总撑腰咱也不怕,我相信你的实力!”

陈深挑了下眉,盯着扁头又多瞧了几眼,直到看得对方不得不讪笑着躲开陈深的目光。


“差不多该开始了。”苏咏思揽着陈深一起坐在直播间里,而那些网红美女们站在外围,偶尔还有人朝陈深挤眉弄眼,他也没端着仍旧笑眯眯的样子看上去更为吸引人了。

陈深左手边坐着个平头男主持,右手边是临时决定加入的苏咏思,直播刚一开立时吸引了大量凑热闹的虎鲸固有用户,他本来就是个小透明即使把直播链接发在了微博上也只有几百转发粉丝有限,现在突然涌进来的上万在线观看人数连陈深自己都没有想到。

“看来还是帅哥的颜值是第一生产力。”男主持随口调侃,弹幕随之划过一片刷屏的对于陈深的赞美印证了这一看法,逗得连苏咏思都大笑起来。

“还有苏老板这个国民第一老公,那就是双重加持暴击。”陈深笑着侧头朝苏咏思眨了眨眼,意外的俏皮,惹得屏幕上大片的叫好,同时右边栏已经开始有人给他开始刷各种礼物。

他开直播的这个账号本来就是以个人名义注册的,所以粉丝的礼物价值越高,真金白银的加成也是越高。

男主持显然是个熟手不仅热了场子一面又是按部就班开始了陈深新剧的介绍,毕竟这是他经纪人的要求,新人的第一部大剧还是男主之一若是真的炒好了,在这个互联网营销时代一夜爆红也并不算痴人说梦。

而一开始聊上不仅是现场的工作人员还是苏咏思本人都发觉陈深却是一点都没新人的怯场架势,也没娱乐圈文化程度不高的明星的草包内里,他语言得体老练,淡定自若却又十分俏皮,金句频出,加上陈深时不时的抬眼看着直播的摄像镜头又很是无辜单纯,外貌上的赏心悦目感一时让在场的人都刮目相看。


不得不说清纯的外表还是很容易哄得大众欢心的,角落里记录数据的工作人员推了旁边的人一把,努着嘴让对方看那礼物榜上遥遥领先的两个粉丝名字和礼物数据,另一个显然也被那数字惊了下,然后朝前面竖了竖大拇指。

“是这小子公司找的托吗?”一个人敲着键盘漫不经心的问,另一个工作人员则摇了摇头。

“不太像啊……”对方调开那粉丝的各项注册数据和地区来源,皱了下眉头,“你看这个第一的叫‘庭院深深’的可是个老用户了,也给其他游戏主播献过不少火箭飞机,而且惯用IP来自美国。”

“那就是看上这小美人了呗,你瞧他皮肤身段……”

小声的调笑乍起,还等候在一旁看直播看得目不转睛的扁头模糊听到些什么,不觉瞪了那面几眼,那些工作人员也立时安静了许多。


与此同时在C市的商贸高层大楼会议室里,毕忠良一边抿着清茶一面也正在看这场直播。

刘二宝站在老总身旁,见毕忠良凝视得过于专心致志,不觉小声提醒道:“毕总,下午的会议是不是该出发了?”

毕忠良的目光停留在直播画面里陈深歪头微笑着想事情的小表情上,不过淡淡的蹙了下眉。

“不急,要么就帮我改个时间,反正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

“好。”

刘二宝心下迟疑,但也不好表现出来,只觉得毕忠良这性情变得太快,明明离开分部前还要他特意跟夏燕说毕总从现在起不再过问陈深的规划和资源,但此时看男人这架势,根本没什么变化还是蜜里调油心肝宝贝的宠着,也是让刘二宝彻底搞不清这两人玩的是什么把戏?

“对了。”毕忠良像想起什么的指了指右边网友刷屏框里那些滚动明显的送礼提示大字,刚才他已经研究了半天这个东西,现在终于想试下手,“帮我弄一下,我也要给这位陈主播打赏。”

没什么其他原因,毕忠良或许只是单纯的看粉丝排行榜上那前三名不爽,尤其第二名那个大刺刺的Jabber。

那是谢晗惯用的网名。


谢影帝无端打了个喷嚏,他身旁戴着眼镜正兢兢业业又要安排各种行程还要帮自己祖宗审查一堆新递上来的电影本子的经纪人宋虎不安分的瞥了谢晗一眼。

刚陪着谢晗去某电商那签了个新广告,接下来下午还有杂志拍摄,宋虎生怕影帝又嫌烦撂担子不干,便直接早早来到千榭杂志准备的古朴民居等待。

可是谢晗倒好,来到拍摄地也是不着急了干脆玩着手机看起直播,甚至还吸引了本来该开工的一帮杂志工作人员围在一起,都乖乖的等着谢影帝,一点牢骚也不敢发。

“哇,谢老师你送了多少火箭了啊。”旁边的女生一边赞叹一边艳羡,哪怕这边已经让宋大经纪人的脾气都快压不住了。

“这不是和您一起刚拍完电视剧的那个新人?长得的确可爱,谢老师是真喜欢他啊。”

谢晗轻笑开,“没什么就是给这孩子捧捧场,新人需要鼓励。”

宋虎听到这儿也快坐不住了,一目十行的剧本差点都从手里滑落,他倒是想立时站起来提醒谢晗别再搞这些幼稚玩意给自己添堵,可他更不敢多嘴啊。

以前天天跟着谢大少爷东奔西跑也没像对方认识陈深后这么累的,宋虎是生怕那些营销号再乱写,尤其现在还是关键时候——谢晗刚刚去李富那试镜男主得到了导演的大力赞许还约定了过两天一起出来吃顿便饭,这要是中途再出些不入流的黑踩通稿宋虎还真怕那边选角严格把谢晗PASS掉。

“谢老师,差不多得了……”

宋虎慢吞吞的起身挪到谢晗身边,小声嘟囔了一句,而后者却仍旧一脸云淡风轻万事与己无关的态度,宋经纪人不经意的朝影帝手机屏幕瞥了一眼,对方的手指轻点,一排连击的1314价值的游艇蹿过直播画面,简直让宋虎没有心脏病都快犯病了。

直到直播结束谢晗看着自己仍旧是陈深直播间粉丝排行第二名的位置才是略显失望的放下了手机,和他大眼瞪小眼的宋虎只深深叹了口气,有气无力的叫了声开工。


“弟弟你真行啊。”

苏咏思看到下属递上来的整个直播的各项数据统计单对陈深努了努嘴,而当事人此时也长舒了口气,不觉松了松脖子上黑色的条纹领带。


苏咏思看了两眼不觉吹了声口哨,光是前几位粉丝送的礼物折合人民币就有几十万了,然后他又笑着指了指粉丝礼物榜的前三名,“一掷千金啊这都是,弟弟你要不要给这几个粉丝单独的福利?”

“什么福利?”

陈深笑着眨着眼睛,苏咏思回头又把直播页面打开,看着刚才由平台的工作人员拿到的前三名粉丝的回答消息不由坏笑开。

陈深也好奇的望过去,第三名叫庭院深深的粉丝看头像是个女孩子,写的内容很客气说是自己最近要回国呆一段时间希望陈深可以多发下行程她想去探班。

“这个没问题。”

陈深让扁头记下了这个女粉的联系方式,还打算回去让夏燕给她寄个照片签名什么的。

第二名Jabber看性别是个男粉,大概退出直播间时有点匆忙没看到工作人员发的消息自然没回应。

至于第一名……居然是个今天新注册的账号用户名还是一堆乱码数字,刚刚改成了酒榼吹雪试新茶,看起来挺文艺的,但对陈深提出的要求却让人咋舌。

我想看陈主播说一句老公我爱你。

苏咏思在一旁笑得前仰后合,最后拍了拍陈深还算通情达理的搭腔道:“你随意,要不录点别的送他得了。”

陈深皱了皱鼻子,心下了然这个ID背后的主人是谁了。


评论(27)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