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

野有蔓草 23

还有两章结局,暂时的结束有没有后续还得看心情,多打几个QAQ看有没有人理我给我个心

23

 

四月春暖花开,剑道玄仙拍摄已近尾声,陈深得到通知夜海逆流很快就要在电视台黄金档播出,开播发布会也定好了时间。

现在他的微博已经规规矩矩的按夏燕招呼都按时发自拍和逆流的开播倒计时宣传照,随着预告的不断放出,众人期待的大剧一层层剥下面纱,陈深的微博粉丝也水涨船高,作为一个新人流量,大众从预告开始就对他心存好感,尤其那些包养黑料都被处理的及时后,陈深实实在在的又收获了一堆迷妹迷弟。

今晚是剧组特意为女主安盈杀青举办的饭局,陈深本来不想去因为第二天还要飞C市参加逆流的发布会,但夏燕却有些为难的说投资商想要男女主一起出席,陈深碍不住情面只得答应了。

杀青宴选在了市里的五星酒店,陈深并没有和安盈坐在主桌边,他选了个不偏不正的地方刚好可以有效的观察整个宴会厅的情况。

倒是没想象的歪门邪道的东西,剧组的主要导演摄影编剧在陈深一旁的大桌上大大咧咧的喝酒,虽然吵吵嚷嚷看上去都十分高兴,毕竟现在的古装剧因为电视台份额问题不好卖不说,卖了也给你推一个深夜档期到时候收视低下炒也难炒,但剑道玄仙就不一样了演员配置虽说除了女主没什么特别的大牌,但背后的主投十分给力早已被双台联播买下。

陈深在这种场合只喝了点刚启封的饮料,然后就默默的吃菜,要是有剧组还是投资的老总过来,他就礼貌而谦和的笑笑陪聊几句,他本来就嘴甜随便推脱几句照样能把人哄的异常开心而不管他喝不喝杯里的酒了。

不过看时间也不早了,陈深琢磨着往夏燕和安盈那边瞧什么时候能走人,却没瞧着人,他拽了个服务生随口问了一句才知道安盈敬了几杯酒就脸色不好和经纪人去了洗手间。

陈深刚站起来,身后就传来一个稳重而浑厚的陌生声音。

“你就是陈深吧。”

走过来的是个仪表堂堂的中年男人,穿了身笔挺的棕色西装个子高大,目光炯炯带笑,还向他伸过手来异常客气。

陈深莞尔一笑,回握住男人的手,“贺总你好。”

贺星懿,就是剑道玄仙的主投资商义星集团的CEO,陈深就算面生也在剧组资料看过好几遍了,只是今天头一次看到真人而已。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面前的人虽然年纪比毕忠良大了一些,但气质却有着几许相似之处,只不过贺星懿偏硬朗一些。

男人款款在陈深面前坐下来,目光审视般又看了他一遍,然后淡淡的笑开,“你的戏我上次在现场看了,演的挺不错的,听说你还是个国外戏剧学院刚毕业的新人吧,真令人不可小觑。”

“贺总过奖了,剧组里都是我的前辈,我还差得远了以后也得多学习。”

陈深垂眸,显得格外乖巧认真,看在对方眼里却是别有风味的端丽清凛。

贺星懿想到些别的,唇边笑意微深,随手便招呼秘书拿来一瓶红酒兴致勃勃的启封倒上。

但他可没有喝酒的意思,不觉就扭头看了眼后面然后借故又起身说,“贺总不好意思,刚才汽水喝多了,我能去趟洗手间吗?”

男人摆手,示意陈深随意,他得了便宜便悠哉的离了座位,走得远了才小心回头察看,发觉贺星懿还坐在那个位置,自斟自饮也不失乐趣,正巧导演和几个人发现了他,一堆人又热热闹闹的开始敬酒,应该不用多久就可以把他这种小新人的存在抛在脑后吧。

陈深便放心的去了洗手间,晃荡一圈出来独个刚走到走廊拐角,就听到了安盈颤抖压抑的声音从一边虚掩的休息室传来。

“那个女人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听起来安盈像是赌气般的发火,但又是无奈的可怜。

他放轻步子走过来站定在门边,一动未动。

夏燕安慰的语句随之也响了起来,“说不定只是个恶作剧,盈盈,你当然和她们都没有关系,你看从那封恐吓信发给你都快半个月了,不是什么意外都没发生过吗,真的没事的,相信我。”

“可是……”蜷缩在沙发里的安盈眸子又迷茫起来,紧紧的咬住下唇,“毕总和那记者……”

陈深的心忽然像被揪住般痛,就如同在茫茫大海间他发现了一块线索的甲板,上面却沾着自己一点都不想看到的绝望印记。

“盈盈总之你得明白,无论那是什么意外都和我们公司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也不知道给你发信息的是不是某些网上听风就是雨的闲人,无凭无据的你也不用在意,反正报警了警察会处理,好吗?”

夏燕又柔声细气的安慰了一堆话,不过门外的陈深也没怎么听进去,他甚至有点机械茫然的迈着步子,迟缓的回到了主厅。

刚才和贺星懿谈笑喝酒的剧组的人都离开了,闹哄哄的大厅只有他那桌相对冷清了些,除了贺星懿本人还端坐在那像是在等着谁,显得格外突兀。

陈深低头拉开椅子,默不作声的又坐了下来,身旁的男人发觉他眸子里一抹黯色,不觉也没急着搭讪,只是回头又要了一瓶没开封的陈深刚才喝过的牌子的柠檬水,给他递了过去。

陈深回过神来,漂亮的大眼睛抬起来怔怔的看了对方一眼,贺星懿才是爽朗的笑道:“陈深你看起来不喜欢喝酒,那你就随意吧,没关系的。”说罢男人举起自己手里盛满红酒的高脚杯,朝他点了点头。

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细心和诚恳,到哪里还是让人受用的。

陈深微笑几分,手中透明水液荡溢的杯子和男人的轻轻碰了碰,也使得他一直紧绷的心情慢慢松弛几分。

接下来贺星懿和他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了一会,男人就起身准备走了,陈深站起来刚想说些什么,却看到对方又从秘书那拿过一张白色名片和璨金钢笔,随之在上面划了几下把它递给了陈深。

贺星懿笑着指了指那名片,“上面有我的私人号码,以后有什么需要的或者遇到麻烦事你可以给我打电话。”

陈深垂下眼帘刚想说不用麻烦了,男人的大手就意外的覆在了他手握名片的手背上,不过是很自然的触碰拍了下。

贺星懿凝神观察着他脸上的变化,不由又压低声音说:“相见如故嘛,希望你不要介意,说不定以后还要合作,就算交个朋友好了。”不知不觉那口气甚至还有些怯懦,似乎生怕陈深转眼翻脸将人拒绝的小心翼翼。

“贺总真是高看我了,能认识您我也很高兴,希望下次还能和您合作。”陈深缩手把名片塞进外套的口袋里,眨动的眼睛圆圆的像是没什么城府的天真的点了下头,并没有露出丝毫忸怩不快。

贺星懿看得微微入神,直到陈深告辞转身离开,看着他高挑的背影,男人陡然低声自语道,“冰雪美人……倒是挺贴切的。”

拒人以千里之外的疏离高傲,明明在眼前却美的几乎有了距离感的模糊,在陈深刚刚从外面回来的一刻,贺星懿已然难以忘却。

 

陈深坐在回程的保姆车上,闭目养神的安静。

夏燕也不忘提醒他明天的航班,别起晚了,陈深嗯了一声后又陷入了安静。

身旁的安盈身上盖着大衣,似乎不胜酒力的已经沉睡着,陈深瞥了眼女孩,才慢吞吞的倾身向前靠住经纪人的椅背,有些神秘兮兮的开口。

“夏姐,李黛楠是谁啊?”

夏燕表情一惊像吓了一大跳,扭头小声瞪着陈深回道:“谁?”

陈深略是苦恼的皱紧眉头,便开始绘声绘色的编了个自己也被陌生人的恐吓短信弄的疑神疑鬼的事,而且收到短信的时间和安盈那条如出一辙。

“你怎么不早跟我说……”

“我怕什么啊,夏姐,一没财二也不能劫色,这早出晚归车接车送的拍戏忙都忙死了,所以我根本没想搭理嘛。”

陈深无赖的笑着挠头,一边小心观察着夏燕的神情。

对方长舒口气,不觉叹了声算了,并嘱咐陈深以后也小心点,至于他问的人名,干脆随意搪塞了过去。

陈深没再追问,他靠在座椅里脑子还有点抽空,因为他想他确认了某个事实,李黛楠名单里的人没冤枉错谁。

可是真的对错又沉在了茫茫深海,他到现在依旧无从判断。

 

夜海逆流的发布会现场特设在一家典雅恢弘的新建的大剧院里,门口还簇拥着一群黄牛跟翘首以盼自家偶像明星的小姑娘们收着内场门票,据说现在前几排已经一票难求。

陈深刚到的时候被这仗势也吓了一跳,谢影帝不愧是流量戏骨,门口后援会的花篮易拉宝数不胜数,不过令他高兴的是中间还有几个屈指可数的自己的应援,据说夏燕已经帮他在微博和贴吧都开了陈深后援会有专人管理和团队联系,就等剧播好好的炒一把多吸点粉丝。

但陈深倒也没太大野望,随着逆流播出的临近,他的内心反而愈来愈镇定,红不红的事情现在显得虚无缥缈,或许就是老天注定吧,有的人炒作的再多营销的再厉害也吸引不来大众的真关注,而他并不想做那样昙花一现的流星。

陈深进了休息室,又看了下夏燕发过来的发布会流程,正凝神思索的时候休息室的门又开了,他以为是谢晗来了也没在意,等他再抬头看去,熟悉的气息已经紧缚住他。

“老毕,你怎么……”

他话一出口即觉得有什么不对,夜海逆流可是正宗SS出品的刑侦剧,想到这儿陈深不由弯唇又没个正经的笑开。

毕忠良的手轻轻落在他头上,含着宠溺意味的声音在陈深耳畔响起,“下周一就开播了,怎么样,准备好了吗?”

“准备什么啊,现在是检验成果的时候。”陈深向后倚在蒙着红色丝绒的钢琴边上,垂头间脸颊上又现出小小的酒窝。

毕忠良缓然欺上前一步,展开的手臂将他完全困住,陈深仰头看着那双深邃的眸子,心头却陡然划过一丝惶恐。

当那个人的唇也靠上来的时候他适时的把头扭了过去。

“小赤佬……”

陈深努了努嘴,“涂了唇膏的,要不一会上台还得补妆。”

毕忠良笑了笑松开手,陈深垂着眼帘白皙的脸颊宁静而精致,两个人一时间都没了言语,休息室里陷入了漫长的死寂。

“老毕。”他落在背后的手指绞着钢琴上的丝绒,越绞越紧,他很想问个清楚明白,但是很快的陈深便发现他想要的答案也不过是自我安慰的借口。

 

“……你也是野兽的一员吗?”

“身不由己,一切不是非黑即白。”

 

那个人的回答很清楚,所以陈深觉得也没必要追究,终究李黛楠的自杀或许毕忠良于她也不过是其中无谓的一环。

哪怕得到了答案也没法指责。

 

“想什么呢?”

毕忠良在镜子前整了下领带,回头又对陈深微笑着。

那笑容恍惚里仿佛让他回到了几年前出国留学临走那一日,他不告而别却忍不住又偷偷给毕忠良打了电话,然后临上飞机前那个人还是奇迹的赶到了机场,陈深那时就站在登机梯上听到了对方的呼唤。

“陈深?”

他抬起头来,眸色一下子镀了层冰质,“老毕,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三年……我会在三年登上这个圈子的巅峰,然后我们的婚约就会失效。”

门口突然传来第三者戏谑的口哨声,两人循声望去不知何时走进来的是一身暗紫西装的谢晗,影帝的目光转向陈深,轻笑着说:“没想到小表嫂还挺有个性的。”

陈深皱了下鼻子,还未搭话身子便一把被身旁的男人揽进怀里,紧紧箍住,随之便是毕忠良沉下来的磁性嗓音。

“你终于肯承认现在我们已经结了婚,是有夫妻关系的对吧,陈深。”

“啧,可惜嫂子还想着三年后离婚。”

谢晗觉得越发有趣了,目光缠绕在陈深那边似乎要探究一切的也更为热灼。

但毕忠良只是淡然的挑着眉,垂头像要望进陈深的眼睛。

“没关系,想离开我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

男人的言语似乎总是那般温和谦雅,却又慑人强硬。

“那要不要试一下。”

陈深陡然伸手拽住了毕忠良的领带,他扬起下巴抿唇微笑,趾高气昂的如翘了尾巴的波斯猫。

这句话直到一个月后,夜海逆流收视率节节高升播放量单日破记录,网络热度爆到各个层次的人群都在追捧,主演陈深从籍籍无名的出道新人一夜爆红霎时变成新一代国民流量明星,毕忠良才明白它的含义。


评论(26)

热度(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