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

【毕深】残忍的缠绵

61集一起回家衍生

————————————

陈深捂着嘴停不住的咳嗽开,春末的夜风此时吹过他脸颊,全然失去了白日里他感受的零星燥热,反而越来越冷。

他眼眶干涩,焦躁悲伤愤懑的感情交织在一块,如同堵在心窝的一道湍流,刺骨的追究着回忆追究着毫无办法的办法,最后又戛然而止在另一个人轻轻拍动在后背上的宽厚掌心上。

毕忠良望着垂头的陈深,沉默阴郁。

毕家宅院的月色如水,朦胧的微光像层难以言喻的纱,笼在陈深周身,使得他看起来完全没了白日的剔透。

陈深松开衣领,他的眉头拧得太紧,毫无血色的脸更加苍白了。

“我知道,你不会帮我救她。”

毕忠良听着又来了股无名火,不由仰头向天,夜空中黯淡的星子稀稀落落,孤寂愁人。

“既然知道……你就应该乖乖的,连这句话都不应该说出口。”

陈深的目光突兀的落下来,“那我偏要说,我希望你对李小男下手别那么狠,你能做到吗,老毕?”

毕忠良没有回答。

他抿紧唇,忽然觉得一切万般可笑起来。

僵硬的伫立许久,毕忠良探手,还是忍不住揽住了陈深,男人轻声贴近他耳朵说道:“我只做我该做的,不然,我就真的保不了你了……”

陈深把头生硬的扭过来,他和毕忠良靠的如此之近,近到对方嘴唇间起伏的呼吸都能轻易的捕捉感受。

于是他干脆迎着这样的距离,陡然把自己的唇也贴了上去。

两个人的唇都糅杂着这夜的凉气,丝丝缕缕的依附着,缓慢的失却温度。

温存了太久也无济于事,他和毕忠良背道而驰的信念像根利刺,一直硬生生的扎在心头,无时无刻不提醒着自己原本的模样,欺骗、爱意、信任、背叛那柄双刃剑随时待命,或许下一秒他们固有的感情就会崩塌,天经地义。

陈深张手陡然又推开了毕忠良,对方直视着他,神情阴冷。

他看不透他,彼此都是。

毕忠良发现,陈深的眼角还是红了,男人心有不忍,也只能强硬的背转过身。


陈深好久没在这间熟悉的客房睡了,他想起这几个月来的操劳忙碌,心又不知不觉的空洞着。

到了半夜的时候,他还是听到了那个人的脚步声,缓慢而沉重的停留在门口,又悄悄的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门。

他在床上翻了个身,故意背对着门的方向把头缩进了被子。

毕忠良的手指撷着些许花雕的沉淀气味悄然抚过他后颈,陈深探手一把抓住对方乱摸的手,被抓的人目光不禁柔和下来,便顺着他拽着的力道整个人自后搂紧了陈深。

有那么一段漫长的时间里万籁俱寂,毕忠良只是抱着他,呼吸缓然,没有出声,也没有其他暧昧的触碰。

陈深垂下眼帘一动不动的僵持着,半晌才闭上眼睛,五指和对方扣在了一起。

温热的磨蹭从他后腰坚硬的滑动开,男人胯下的东西不自然的昭示了情欲的弥漫,陈深缩了缩肩,他转过身来的时候,毕忠良坚硬的指节顺势也从他掌心滑落,一直到瘦削的腕子上牢牢握紧。

黑暗里,那个人亲了亲他的眼睫,“还生气么?”

陈深瞪大了眼睛,有些嘲讽的笑了笑。

点我

评论(15)

热度(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