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

【毕深】花

无题系列的逼开枪的旧文,无情节大半是肉,整理重发

-花-

陈深一头汗水的盯着米高梅渐弱的灯光,他沉默了太久,当回头的一刻,毕忠良正把沾血的枪支收回枪套。

冬夜的冰凉并不能渗透到这里,尤其是行动队刚刚结束一场剿杀,周遭温暖的空气里都开始丝缕的渗透着黏浊的血腥气。

扁头听从毕忠良的命令,将舞厅的老板和其他闲杂人等都赶到了舞池中央,而关于今晚造成的损失什么的都打算报给76号总部,也算把自己的责任撇的干净一点。

毕忠良盯着陈深看了许久许久,终于还是忍不住的走到了他身前。

兴许是舞厅内残留的明晃晃的各色灯光太过刺眼,陈深甚至对不准目光的方位。

他根本一点都不想握枪,甚至当过来的毕忠良强制的一手搂肩一手把住陈深拿着手枪的手指时,他一样心绪不稳的慌乱着。

靠近的身体似乎毫无缝隙的紧紧贴住了他的,即便隔着层叠的衣衫让陈深还是感受到了毕忠良灸热的体温和呼吸。

那个人很快依附着陈深耳廓轻声说:“别怕,开枪吧。”

诱哄的声音似乎将他带回适才的纷乱场景,逃跑的共党分子在二楼回避躲闪,嘈杂人声和枪声混成大片的黑暗,正铺天盖地的蔓延在他周身。

陈深恍惚着轻微摇了摇头。

可紧接着揽着陈深肩膀的掌心就陡然用力,令他不由痛的皱紧了眉心,而始作俑者只是冷声继续道:“你可以的,陈深。”

“不,不行……我……”陈深额头的汗水不适的在那洁白的肌肤上铺设开,晶莹的诱人。

毕忠良挑动眉梢,骨节分明的长指突兀的紧扣向陈深把着扳机的手指,几乎是要嵌入他的血肉似地冷硬。

“开枪!”毕忠良突然厉声。

他手腕像是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即使是有男人手掌平衡的把握,却还是在子弹离开枪口的瞬间歪了一分。

射程内那枚奢华的水晶吊灯中央被击得碎裂,坠落到地板的时候又是摔成更多细小的碎片,就好像白雪一般肆无忌惮的堆积着,闪耀得灼人。

陈深恍惚的垂下头去,而毕忠良却是看也没看前方一眼,便一把攥住了他的手腕,扯着陈深进了一旁准备已久的包房。


后面点我





评论(22)

热度(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