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

【ALL郑开司】LILIUM 5

走情节的一章

5

「我隔着浩渺的波涛远望深海的黑暗,本来应该模糊下去的视野却变得通明,或许这是死亡的镰刀赋予我的最后的恩赐,我沉入海水最底部,就像出生的婴儿通过母亲的产道渴望着那遥不可及的一丝光明,窒息的感觉没有太过漫长,我甚至可以抬起手来,深海的某些生物发出的微光像太空里的一颗超过负荷点即将陨灭的恒星,最终照亮眼前的一切。」

「我终于见到了传说里的SHOGGOTH,它透明的巨大的身躯匍匐着没有固定的形状,说是流动着鲜活的沼泽也罢,甚至还是这片无人的死寂的深海里的一块难以察觉的苔藓,可是恒星的幽光透过SHOGGOTH的身体,竟然可以折射开那些奇妙的光华,所以最后我不得不承认它是一块难以企及的世界上最昂贵的宝石,我想得到它。」

他翻阅了很久的小说,读到每个字都能深印在脑海里,书页都因为时间的关系越来越陈旧枯黄,所以他似乎有点明白毕先生的心思了。

“安德森想要的只是一个SHOGGOTH,QUEEN的价值明明不止如此。”

青年拄腮凝望着身边沉睡的郑开司,另一只空闲的手微微划进那卷曲的发梢,又滑过对方蹙眉的脸颊。
深埋于远古神话里的怪物寄予在人类自己的幻想文字里瑰丽磅礴,可谁又会知道这篇背景是二战时期的小说背后的一桩起源于国家实验室的秘密。
安德森曾经是实验的参与人员,因此他拿到了属于他的SHOGGOTH的原始基因样本,然后回到美国在吞并了一对著名的生物学家夫妇的通能公司后终于有了广阔的施展天地。


郑开司昏迷中甚至能听见自己血液汩汩流动的细碎声音,他觉得自己全身心的都沉浸在一个巨大的卵里,似梦非梦间究竟哪个是现实反而让他越难分清,很快的他心底涌现的暴躁浪潮就卷席开,可是他还睁不开眼睛,就像被人硬拉生扯的按着胸口,麻醉剂的滋味一如既往的游走在全身。
安德森冷酷的面容似乎隔着玻璃罩冷冰冰的望着他,男人的眼眸里那一丁点浅蓝就像海底怪物探出的手,一下子令他僵硬的全身发麻。
可惜他还要玩这个凶手的可笑的游戏。
郑开司努力的压着负面的情绪,自从上过命运号邮轮他就已经够倒霉了,现在新一轮游戏都快开始了他却感到四肢都被药物捆绑一般,眼皮沉重压抑,要是他就这样陷入永远醒不来的睡眠状态那该是怎样的光景。
那些把他称作QUEEN的人,满怀希冀着他身体内部正成长着的怪物,那不是小丑也不是所谓的异形,正因为那东西远在郑开司的意识之外在成长着他才会觉得一切可怖至极。


「SHOGGOTH透明的触角——那个它能够自由伸缩的身体部位动了动,然后我感到周身的血液一下子冰冷刺骨起来,比溺死在深海更难受的感觉托着我,在猛烈的咳嗽里我仍旧固执的凝视着SHOGGOTH,等待它对我开口。」


这间完全封闭的像幽禁室一样的地方似乎和郑开司上一次来的时候没什么两样,除了这间监牢包括他自己在内,只有两个人。
牢笼门口伫立着两位看守的黑衣人,在听到郑开司从睡梦中乍醒的没好气的嚷嚷声后果断开门走了进来,然后其中一个粗暴的拽住他的头发重新给他的脖子上烙上了072的印记。
郑开司反复揉了几下眼睛,头重脚轻的感觉才慢慢从模糊到清楚的视野里消失,他把手向后摸过去自己的迷彩外套还在,心里也不禁踏实几分赶忙把衣服三下五下的穿整齐,才警惕的又回头看了眼幽禁室里另外一个人。
那个青年背对着他靠在低矮的舷窗边,手里格格不入的握着一本锗红封皮的小说,屋子里光线有些昏暗,郑开司只能隐隐约约看得见那人轮廓柔和的侧颜和微黄的短发。
他心里有点疑惑,把传译工具在耳朵挂好后试探的便开了口:“怎么只有我们两个?”
“嗯?”对方歪过头来,直接平静着盯住郑开司,嗓音是舒服的中国话,“你是新来的?”
那是一张秀气的东方人面孔,衬着一身整齐的衣装完全和船上郑开司看到的其他所有穷凶极恶的参加者迥然不同。
“新的游戏规则,你不知道吗?”
郑开司愣了一下,拽掉耳麦耸了耸肩。
青年含笑解释道:“这次游戏前电脑会随机按编号进行分组,两人一组,禁止使用暴力,星星数每人需要4颗、牌一张不剩才算过关。”
“切,居然增加了。”郑开司靠墙坐下来,忽然又想到什么,“那你是我的……队友?”
他看了眼对方脖子上的编号023,歪头来了兴趣。


安德森坐在偌大的观察室里,他后方无数的监视器里人影光怪陆离,安藤进来后附耳说了什么,安德森只是弯了弯嘴角。
“QUEEN的搭档不是安德森先生您指定的人,系统BUG还是……”
“毕先生知道吗?”安德森闭着眼睛问。
安藤摇摇头,安德森却是无谓的笑笑道:“只是一种检验实力的方式,毕先生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我相信他不会对QUEEN有实质的危害。”
“那游戏要正常开始吗?”
“安藤,你说呢?”安德森蓦的张开眼,双手好整以暇的缠在一块像枯索的树干,眸子闪烁着炯炯的压迫感。
“我明白了。”
安藤转身大步刚走到门口却碰到两位不速之客,是老鹰和他的贴身保镖。
“安德森先生,QUEEN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让我先见见?”皮笑肉不笑的金三角大毒枭话音轻快,听不出一丝埋怨的意味。
安德森背手走到那些监视器中央,缓声道:“不要着急,游戏才是检验一切的真实。”
“那也不至于连个共进晚餐的机会都不给吧。”
老鹰走过去扶住对方端坐的软椅,昂头接过来手下递上的雪茄。
“老鹰先生,其实我的心情和你一样迫切。”安德森叹了口气压住太阳穴无奈的说道,“所以我提前了游戏的时间,为的只是和QUEEN苏醒的时间达成完美的一致,那个时候你坐在楼上才有了欣赏的价值不是吗?”
老鹰沉默了一小会,忽然又轻轻摆了手指。
“阿僳。”
回头他带来的短发年轻人走过来,小麦色的手臂肌肉虬结隆起,看起来高大结实的男子眯住眼睛,尊敬的唤了声:“爸爸?我去。”
“怎么样,操盘手算我的一份,毕老板那边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安德森的目光锐利的划到老鹰带来的属下兼职业杀手吴僳脸上,倏尔微笑,示意他随便。

背后的安藤面色如旧,心头却有了一丝不安。


郑开司没得到想要的答案就被黑衣人赶出了监牢,重新汇入形形色色的游戏参与者的人流里他就没看到那个同房间的中国青年了,正迟疑着所谓的分组搭档的事情,抬头不经意间便发现安德森早已站在二楼的方台上,目光端重的锁定着自己。
那是令人作呕和厌恶的湿腻感,郑开司想避也避不开,那一刹那他仿佛回到了梦里的焦躁,压抑的不止是来自于肉体刚被侵犯过的耻辱愤懑,精神上的桎梏感尤甚。
安德森静静的目光和他的冷视一时间毫无芥蒂的纠缠在一起,男人不觉又餍足的摸了摸下巴。
“一切会让你满意的,QUEEN。”

耳麦里直接传出安德森幽然的声音时郑开司不屑的哼了一声,同时头上的大屏幕现出一段急速晃动的数字标码,等到完全静止众人察看才发觉这是他们分组的结果——红色框架里的两组代码即为搭档。

“你居然又上船了,郑开司。”
一个熟悉的声音不期然的从他耳后响起来,那人的手顺势也不客气的揽上他的肩。
郑开司皱眉一挣,回身拉开距离冷笑道:“难道就你可以上船赚钱吗?”
张景坤依旧是一身乍眼的暗红西装眸色深沉,望着郑开司却十分勉强的露出笑意。
他嫌恶的皱皱鼻子,低声道:“这次还想骗几个新手全身而退?”
张景坤却有些不以为意的挑眉转身。
“可惜你不是我的搭档。”
男人的声音远远传来,他撇了下嘴,心中暗道要是和这种烂人搭档不知要给任务增加多少难度才怪,关键的是更无法像上次那样报复的酣畅淋漓了。
郑开司摸了摸后脑勺,抽身找了个大厅的角落靠住,他看了半天没看到自己的号码相对应的搭档番号,还有些疑惑,便干脆等在一旁也不着急。
只是当安藤带着两个黑衣人走近郑开司的时候还是让他觉得烦躁不安起来。
“干嘛?!”
无视着郑开司骂骂咧咧和挣扎的抵抗动作,他又被直接推出了大厅。
“我又没违反规则,你们又带我去哪?安德森那个混蛋又想阴我是吧,刚才大厅里那么多人看着他还不讲信用!”
“郑开司,安德森先生只是想在游戏开始前再叮嘱你点事情,只对你一个唯一、特别的招待。”
他拧了下眉头,不客气的把耳麦拎到眼前说:“他不是能直接拿这个和我对话吗,装什么装,不去!”
“你没权利选择。”安藤的手重重的落在了郑开司肩上。


阴森森的走廊光线晦暗开,郑开司直接被推进一个从来没见过的房间,一个全部被数不清的复杂的实验仪器玻璃器皿还有中央的一个注满了黄色液体的透明培养罐充斥的大屋子,空气里也弥漫着一股朽烂的味道。
他下意识的呼吸急促,精神力却猝然强制的提升,头痛欲裂的感觉漫射在太阳穴四周。
“害怕吗,可是你原本也是从这里面诞生的不是吗?”
安德森的脚步声靠近几分,在郑开司身后的位置湛亮的皮鞋和黑色的拐杖相得益彰,忽略男人那银白的老迈龙钟的头发,对方看上去还是有几分完美。
“……你想刺激我什么?有用吗?”他咬着唇悻悻道。
安德森摇了摇头,绅士的姿态挽起了郑开司的手,在他手背上吻了一下。
“你还感觉不到吗,我的QUEEN,你的力量已经加速了基因的进化,应该为此感到欣喜和快乐。”
郑开司的面容慢慢沉静下来,安德森的所作所为远远超出他的想象,可他也并不会为此一蹶不振。
至少……该走的路该行的道现在还没到尽头。
“放心吧,就算我会变成怪物,也不是受你操纵的木偶。”
安德森微笑起来,掌心抚慰似的摸过郑开司的脸颊,在他厌恶到极点的目光里把他的头按向自己。
男人身上雪松的木质古龙水的气味一时间沾染在他身上,深邃悠长的迷人。
“只要你是QUEEN,你就永远是完美的武器,以及完美的我的奴隶。”安德森对他俯身耳语,在郑开司不甘示弱的黑眸间的倒影里,男人的手劲儿现出不符年龄的强大,直接禁锢着郑开司把他推到培养罐边缘压紧。
即便隔着厚重的人造玻璃,那些焦黄的黏液仿佛都肆无忌惮的朝着他眼前涌过来,郑开司垂下眼帘感到心脏的跃动都不自然的激烈,但安德森不以为然只是固执的钳着他的下巴,坚硬的胡茬贴向他的唇角碾磨开欲望的赤裸。

 

浑身像出了一层薄汗,贴身的T恤都有些潮湿的隐晦意味,等到他跌跌撞撞的又回到了大厅,头顶的分组指示牌已经闪到了最后。可是郑开司努力仰头看了几眼,属于他的数字后面奇妙的搭档号始终在往前跳动,没有停止。
^什么鬼东西!”
“哟,美人,你是不是没组,你觉得我如何?”几乎是无声无息的一个人的手掌蓦的落在郑开司肩上,还顺便下   流的用满是老茧的指肚摩挲了一下他细嫩的脖颈。
他被刺激的周身一激灵,回头刚好和吴僳的轻佻眼神对上,郑开司顿时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气哼哼的骂了一句。
“别碰老子!”
男人一时笑得更加开怀,仗着近1米9的身高手往郑开司的腰上去捞,被他反握一拳挡上来也不在意,轻轻松松的粗野的钳住郑开司的腕子,一把将他压到墙上。
吴僳垂着细眸把郑开司从上到下仔细打量了一遍,也许是因为挨得近了,他也才发觉对方眼中有些不同常人的亮度,就像一只荒野里嗜血的野狼的目光,锋利的让人胆寒。
“没想到跟个张牙舞爪的小猫一样,怪无聊的。”吴僳嘴巴压着郑开司耳廓兴致勃勃的说着,下一秒却看到郑开司瞪圆的大眼睛不屑的往另一边瞥了下,几个黑衣人正走向这边巡视着,对方不得不放开手,没想到郑开司得了便宜还卖乖趁他观察另一边的时候凶悍的踹了一脚吴僳膝盖。
“靠,劲儿还挺大……”
吴僳猝不及防的后退了一步,玩味的舔了舔嘴唇。

显示器上猩红的号码陡然定住,郑开司不管不顾的一把推开对方,走近了些终于看清了要做他同伴的数字号。
“023……”
郑开司吸了口气,蓦然想到什么摇曳的目光越过前面零散的游戏者,一眼便看到了之前刚苏醒的时候遇到的整洁青年。
而那个人此时此刻刚好坐在离他几步远的牌桌上,笑眯眯的朝郑开司摆了摆手。

他身后的吴僳也看到了对方,只不过非常扭曲的皱了下眉,带着单只黑手套的右手蜷动几分又悄悄的收了回去。

郑开司盯着面前那个一脸无所顾忌的人,难得有些手足无措的不知该怎么开口。
对方也在看着他,不过乌黑的瞳仁湛亮澈然。
“我叫陈深。”白净的青年弯起嘴角的时候猫弧明显,让郑开司吊着的心不由软化些许。
“郑、郑开司,你好。”
他握住陈深的手半晌刚要松开,却被对方向前不重不轻的拉近几分。
陈深狡黠的朝郑开司眨了眨眼睛,笑道:“祝我们好运吧。”

=待续=


我深是客串,不要担心,出场一下下……

老鹰这个角色借用的是dyh在非凡任务里的反派毒枭

评论(19)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