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

穿过幽暗的河流

小说原作糅杂剧设

-穿过幽暗的河流-

陈深安安静静的把床头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清晨小雨刚熄,苏州河流水潺潺,就连他仁居里的家都漫漾开潮湿柔软的空气,而这间素雅洁净的房子的确更像流连赌场舞厅之外的陈深.

他眯着眼猫一样打了个哈欠就听到敲门声,走过去开了门看到的果然是毕忠良那张冷峻严肃的脸。

早啊,老毕.

陈深不知道男人过来干嘛,他也就不急着让对方进门,歪着脑袋笑得很不正经。

毕忠良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朝他伸出手说:昨晚你偷的怀表呢

陈深毫不迟疑的回道卖掉了。

好啊学会在我面前耍小聪明是吧,毕忠良的神情一时阴鹜下来,一把抓住了陈深的手

陈深仍在笑,跟你开个玩笑,老毕,你紧张什么?...

野有蔓草 27

27

年初在东城的某高层会所几家业内出名的杂志举办的慈善晚宴如期举行,陈深当然受到了邀约,想着要休息时增加点曝光度经纪人不由分说便帮他接了下来,所以陈深虽然不是很情愿还是出席了半场。

大张旗鼓的晚宴只直播了明星出席的红毯和开场,内部的宴会开始时陈深见到了几位业内熟悉的导演,便也兴致勃勃的多聊了一会。

参加慈善晚宴的演员明星不少,尤其是包括陈深在内的这几年冒头的新秀小生,聚在了一起免不了被对比一番。尤其是这场还有陈深的老熟人莫清,对方一如既往的高傲,哪怕陈深现在红的已然“艳压”莫清一头。

时间过得很快,陈深资历尚浅还是被安排坐在偏桌,看着桌上其他几位明星都去赞助商或者其他业内老板的桌子敬...

野有蔓草 26

反正下面没怎么写了,干脆写完的都发了

26

三年后。

周末的傍晚黄昏日落,SS传媒公司大楼灯火通明人头攒动,只因为一档当前大火的和某视频网站联袂制作的综艺星光战略正在录制最新一期。

以推荐电影电视剧新人为目的,将台词肢体表演和个人其他特长综合在舞台上全面呈现,十组每组六人为团体,从小组赛到个人赛交错前进,才播了两周就火爆了网络,而这个综艺推出的新人也是受到了更多广泛的关注。

柳美娜脖子上挂着工作牌悠闲的捧着杯咖啡坐在演播室的后排看众人忙忙碌碌的彩排,包括那些惹眼的已经晋级的小花小鲜肉们此刻都打扮的各有特色,等待上台的神情各异,也十分有趣。

“娜姐。”扁头出其不意的招呼声传来,大嗓门还是...

野有蔓草 25

不是结局
换成微博图片了
啥也没有总被遮蔽,希望帮我点个心先:)

前半部分点我

后半部分点我

鹤之舞

花雕与小白爪系列2,第一章参看

架空现代,妖怪管理处处长毕忠良X伪猫妖小脑斧陈深
大部分内容都是瞎编勿考据

————————

扁头和阿达阿庆三个刚进到S市郊新建的影视城时还有些眼花缭乱脑子转不过来弯,他们身上都挂着陈深给准备好的工作人员的标牌,但这影视城的地盘实在有点太大了,三个人转悠半天光看热闹了,直到中午肚子饿得不行才想起正事,最后还是扁头这个田鼠精精明点,终于在一片搭建的民国建筑那找到了陈深。

陈深正坐在高架子上举着喇叭身上紧紧裹着羽绒服端正的做着执行导演的业务,扁头走到下面费力的仰头小声喊人,得到了陈深狠狠一记眼刀后就胆小的缩着脖子不敢出声了。

“深哥混得不错啊。”

阿达扭头推了推扁...

花雕与小白爪【上,下】

架空现代,妖怪管理处处长毕忠良X伪猫妖陈深
大部分内容都是瞎编勿考据,一发脱离,有没有后续不知道

-花雕与小白爪-


A市入夜后并不如想象的静谧,反而愈发有更多的人造灯光铺设蔓延密密麻麻像蛛丝结的网,偏偏刺目又纠结,让陷落其中的人们如困兽绕也不绕不出躲也躲不掉。

这个时间城中最大的地下赌场刚好是最好的时候,一盏赤红的风水灯亮堂堂的挂着,各色赌徒不论男女老小便着了魔一样的涌进来嘈杂浑噩。

戴着黑领结的陈深悠哉的站在其间一个普通的贵宾房里墨黑的赌桌后面,他这个荷官还没做满一个月,无聊的要命。

顺着他的目光可以扫到这间完全无窗的封闭空间的每一处,就算是金灿灿的水晶灯光夺目摇曳,还有棚顶雕...

野有蔓草 24

倒数第二章


24

点我


————————————
还能支持我的冷CP的人真的很感谢了,写了这么长的文OOC没边了,可依旧想写,感觉就是原著越惨烈越有写现代文HE的需求,所以就任性一次,如果还能开新毕深文,依旧会是现代文

野有蔓草 23

还有两章结局,暂时的结束有没有后续还得看心情,多打几个QAQ看有没有人理我给我个心

23


四月春暖花开,剑道玄仙拍摄已近尾声,陈深得到通知夜海逆流很快就要在电视台黄金档播出,开播发布会也定好了时间。

现在他的微博已经规规矩矩的按夏燕招呼都按时发自拍和逆流的开播倒计时宣传照,随着预告的不断放出,众人期待的大剧一层层剥下面纱,陈深的微博粉丝也水涨船高,作为一个新人流量,大众从预告开始就对他心存好感,尤其那些包养黑料都被处理的及时后,陈深实实在在的又收获了一堆迷妹迷弟。

今晚是剧组特意为女主安盈杀青举办的饭局,陈深本来不想去因为第二天还要飞C市参加逆流的发布会,但夏燕却有些为...

【毕深重生】自新世界 20

20


陈深睁着眼睛略微茫然的盯着病房的天花板有一段时间了,周遭消毒水浓烈的气味已经让他的心平静下来不少。

他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后悔,手臂上的枪伤已经做过处理包扎的很是仔细,小护士刚刚取下点滴的药瓶,临走前还对陈深的微笑有些脸红的点头。

黑色的皮靴踱步到陈深床前,他扭过头来恰如其分的看到白川拉过张椅子坐下来,笔直长腿姿势端正保持着军人的习惯十分严谨。

“谢谢你。”陈深确实是发自心底的感谢对方,他的神情放松着,眸心还有些疲惫但依旧亮晶晶的惹人怜爱。

白川笑了笑,低头间温和的又上上下下把陈深打量了一遍才是开口:“不必客气,陈桑现在的身份也不是什么人都能伤得了的。”

“或许是有什么...

【毕深重生】自新世界 19

前面参看18

快结束了,赶紧结坑。

19


与白川的见面有些令陈深意外,但很快的他便平复了心情,陈深低头瞥了眼腕上手表的时针,此时此刻他反倒没有了刚进这地下牢狱的焦躁和忐忑。

晴气庆胤站定向白川行过军礼,两人便用日语短暂交谈了几句,只是在这样肮脏的地方待客并不算件明智之举,但素以洁癖著称的白川似乎并不十分在意,不过离开前青年文雅的推了推眼镜,又把目光转向若有所思的陈深。

“陈桑,一起来吧,这里我不喜欢。”

他颔首间眸子闪过几分冷色,却也没做推辞跟在那两位日本军官身后一起向外走去。

但是该发生的还是要发生,三人刚登上台阶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就从外面传来。

他们脚下的地基似乎都被影...